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珊珊来迟的爱情

那年安德烈24岁,家世优越,又是金融界冉冉升起的年轻俊才,身边不乏如花女子的青睐和追求。而他的心思并不在恋爱上,因为有更宽阔的事业平台,业余光阴则喜爱和哥儿们狂飙豪车。

车祸突如其来,安德烈飙车时与一辆货车相撞,夹带撞伤一个夜班回家的女孩。货车逆向行驶的主责,安德烈受了轻微罚款。只是那位叫莎莉的女孩,因此失去了一条腿。

出院当天安德烈把支票准备好了,却看见莎莉在病房黯然落泪。因为热恋三年的男友委托鲜花公司送来她最喜爱的花,里面还附有一封分别笺。

安德烈看着莎莉哀哀地哭,他悄悄将支票在口袋里揉碎了,走过去说:“我会和你结婚,照应你一生一世。”说出允诺时,他头脑里闪过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并不爱这个女孩。

婚后安德烈不仅放弃金领工作,而且开始学习做家务,学习为莎莉做各种护理。后来他俩的事情被媒体曝光,被大家艳羡,成为公认的恩爱夫妻。

然而在私下,安德烈和莎莉并不幸福,他俩维持着客气和礼貌,能相互照顾着过日子,但彼此之间就是没有爱情。因为没有爱情,所以心照不宣地不要孩子,终究心里不断定没有爱的婚姻究竟能保持多久。

婚后第四年,安德烈开了自己的公司。生意起步有点艰难,因为要节省开支,他整天在外边跑业务,而坐着轮椅的莎莉就守在公司做最繁琐的文秘。每一单项目他俩都要不断改动各种文案,落定的时候,莎莉会把那些废稿纸齐齐收在一个盒子里。

做了一年,公司还清贷款后还有一些盈利。年底清账后,莎莉对安德烈说:“你换辆新车吧。”因为她曾听见他给朋友打電话询问一款新车的价格。然而安德烈却说已经预定了一种仿生材料的假肢,价钱虽贵,但不会造成适应期常有的那种皮肤损伤。说出彼此想法的时候两人都有些莫明的感触,很和顺地触动着心坎的某个地方。

很快公司可以招新员工了,闲在家的莎莉偶尔会做一些点心,午后送到公司给大家分享。安德烈最喜爱莎莉特别做的香草松饼,一边吃一边和她聊谈的感到真好。

有一天,公司里来了一位女孩,叫梅丽尔,聪明热心,和安德烈配合默契。两人成功合作做了好些项目,除了工作,他也看出梅丽尔神采里不可抑制的羡慕。而莎莉也知道有梅丽尔的存在。表面上一切照旧,,只是莎莉不再去公司。

圣诞节假期前的那个下午,梅丽尔捧着玫瑰来到安德烈面前,直视他的眼睛说:“你可不可以奉告我,除了男人的承担和责任,你对妻子究竟有多少爱?”

安德烈怔了怔,扭脸看向窗外。外边正飘着雪花,在对街匆促的行人中,他一眼看到莎莉转身离开的背影。哎,想必她目睹到办公室里的鲜花男女那一幕,于是就急匆促追了出去。

安德烈在街角拦下莎莉,问:“你要去哪儿?是不是计划离开我?”“是我该主动离开的时候了。”莎莉深吸口气,装作淡定道,“你为我做了太多,实在不必持续歉疚下去。”

安德烈没有说什么,带莎莉回到办公室,打开柜子,打开那个装满文案废稿的盒子。他说:“亲爱的,有时爱情就是这么奇怪,它会在平凡岁月里用最不经意的形式积累和滋长,即便来得迟了一点也不要紧,因为我们还有很多相濡以沫的日子可以共同度过。”

莎莉凝视着安德烈,含泪走近——窗外的路人隔着玻璃,看见一对相爱的男女热吻。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