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请您打我3耳光

他在上海,她在台北。两人是通过网上一家文友论坛认识的,那时,正是他感情受挫的时候,妻子离他而去,他的公司经营状况又出现了问题,他的作品中,充溢了忧郁;她是一家网络电台的节目主持人,经常从这个论坛里摘取他的文章与网友听众分享

两人越聊越投机,后来索性打起长途电话。电话里,她给他的公司经营支了许多招,赞助他扭亏为盈,他很感激她,也逐渐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少不了这样一个人,于是,他大胆向她示爱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照应她一辈子。她反问,你还没有见过人,怎么可以这样轻易说爱。他笃定地说,不管她是西施,还是东施,都不阴碍他对她的爱。

他们互换了照片,照片中,他有一副结实的臂膀,她有一张玫瑰般妩媚的容颜,两个人都很满意,抉择见上一面,最终断定关系。很快,两岸实现三通,她有一个时机跟随父亲到山东老家探亲,转道上海,在一个傍晚,她抵达了上海的一个港口,他早早地守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手里捧着一束花,计划给她一个惊喜。轮船靠岸了,他瞅酸了眼睛,都没有发现她,就在他失落地准备转身的时候,轮船上的最后两位乘客出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手里的轮椅上推着一个年纪在24岁左右的女子,女孩儿两腿无力地耷在轮椅的蹬子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她。

他简直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他说什么也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心惊胆战地躲进了往外赶的人群,匆促离去。那晚,她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他只接了一次,吞吞吐吐地借故说,公司突然有一个单子需要紧急赶往外地,半个月以后才干赶回来,有时机再见吧。她无比失落地挂断了电话,然后发信息说,两天后,她就要和父亲一道从上海出发,返回台北,如果回来早的话,还有时机晤到她。

两天后的清晨,下了一场雨,他披了一件很大的雨衣,混进了送别的亲人队伍,他想再次证实一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艘客轮靠在了江边,陆陆续续的人往上面走去,远远地,他就望见了她,因为,她并没有穿雨衣,也没有坐轮椅,而是手握着轮椅的手柄,轮椅上坐的是她的父亲……

一个月后,他俩结婚了,婚礼在一个教堂举行,身材高挑妩媚的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设法把父亲推上教堂高高的坡道,特意嘱咐让他代劳,当他推着她的父亲走上坡道的时候,她的父亲高兴地对他说,女儿小时候,最喜爱我这样推着她上坡,只可惜现在年纪大了,手脚没力气了,但是,一个月前来上海,我还是执意要推她一回,因为,码头上的那段路还算不上多陡,也许那是我最后一次推着她上坡了,以后,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

谁都清楚,那天,身患多年腿疾的父亲是怎样忍着剧痛推着女儿上坡的。

那天的婚礼办得很热闹,婚礼现场,当司仪问他“最愿望新娘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时,他涨红着脸说,愿望新娘打自己3个耳光!他的解释是,打过3个耳光以后,他就不敢再朝三暮四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这样一种浪漫的表达鼓掌喝彩,而他的眼睛里却溢满潦攀泪水,谁也不曾知道,对于她,他的心里是埋藏着深深愧疚的。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