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甜蜜的耳光

又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学生们像往常一样,多数趴在书堆里,只有苏小囡坐立不安。

她一会儿低头瞄瞄书,一会儿出神地盯着走廊。钟楼的钟声响起时,吓得她打了一个发抖,脸一下变得通红,又是高兴,又是局促。然后她慢慢寂静下来,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把课本合上,准备走人。

就在这时,班主任走了进来,苏小囡只好重新坐下来。这是班主任的习性,每天4点左右过来走一遭,光阴不会超过10分钟。

苏小囡盯着手表,对自己说一定要沉住气。

大概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没到8分钟,班主任走到了门口,又回过甚来,苏小囡知道,他只是横扫一眼,例行公事而已。

可是,班主任这一回头恰好看见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和苏小囡隔了三排座位的季风突然跑到苏小囡的面前,大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抬手就狠狠给了苏小囡一巴掌……教室里一片幽静,苏小囡也惊呆了。

班主任几步赶过来,厉声喝问季风:“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苏小囡这才如噩梦惊醒,一下哭出声来,一个高傲的女孩儿,被人当众打了耳光,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苏小囡是一中最漂亮的女生之一,而且学习优秀,暗恋她的男孩儿不知道有多少,季风也是其中之一。他曾经多次表示喜爱苏小囡,情人节那天,还偷偷塞给苏小囡一封情书。苏小囡明确奉告他,自己有喜爱的男孩儿。她做梦也想不到季风会因爱生恨,公然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班主任又惊又气:“你们两个一块儿跟我走。苏小囡,先别哭,他拿不出适宜的理由,我会让你当众出这口气。”

季风尾随着苏小囡,走了出来,他的脸上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惶恐,好像还带着几分高兴和自豪。

整整两个小时,任凭班主任怎么苦口婆心,威逼利诱,季风就是不肯说出打苏小囡的理由来,他只有一句话:“你问她。”

苏小囡肺几乎都气炸了,她把季风给自己写情书,自己怎么回绝他的话,全掏给了班主任,末了又补充一句:“其实我根本没有喜爱的男生,我只是用那种方式委婉地回绝季风。”

季风仿佛没事儿一样,反而顽固地盯着苏小囡,好像在嘲讽她:“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苏小囡恨透了他,到这个时候,还敢这么肆无忌惮:“老师,我说的都是真话,这件事情同学们还不知道怎么说呢。”一想到自己以后被旁人议论,她的眼泪又涌了上来……

最后的结果,是季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作了一次深刻检讨。在检讨中,他表示愿意接受学校的任何惩罚,而且保证以后再不骚扰苏小囡。季风的态度诚心,言辞真切,和在老师办公室里满不在乎的模样判若两人。

季风讲完后,班主任怂恿苏小囡上前打他一个耳光,以牙还牙。苏小囡憋足了劲,扭头走开了,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话:“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大概是应了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句话,高考以后,苏小囡和季风竟然都考进了北京的同一所大学。要是换了别人,不知道联络得多么密切,可惜苏小囡对季风恨入骨髓,对他抛来的橄榄枝看都不看一眼,电影票、水果、信件……从来都是一个处理方式:丢入垃圾箱。

可季风却像块膏药,总是不管不顾地出现在苏小囡的视线里。光阴长了,苏小囡也就只好听之任之。

不知不觉,大学时光就要收场了。一次,苏小囡和季风一起参加老乡聚会,突然看到电视里出现了一个歌星的身影,原来的一个同学突然说:“那不是你们一中乐队的主唱梁萧吗?”

苏小囡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季风见她这个样子,呵呵一笑,给大家讲了个故事:一个男孩儿喜爱上了一个女孩儿,可是那个女孩儿却很喜爱甚至愿意为那歌手放弃一切。当那个歌手抉择要放弃学业去漂泊时,女孩儿也铁了心要追随他。男孩儿非常难过,他千方百计打听到歌手要走的确切光阴,他知道只要那个光阴一过,女孩儿堆积的所有勇敢就会变成单纯的伤心。所以,那个下午,在女孩儿站起身的一瞬,那男孩儿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女孩儿原本要为爱情奔波的那个下午,就在悲愤、纠缠和焦急中度过了……

除了苏小囡,没有人真正听得懂这个故事。苏小囡终于明白了,季风当年的一巴掌,是禁止她的私奔,季风的爱情意无反顾,甚至不惜让她恨自己,而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能保护她。苏小囡心里突然很乱,她不知道自己对季风是不是应该持续恨下去。

电视中对梁萧的造访还在持续,一瞬间,苏小囡发觉自己爱过的那个人很陌生,也许他早就忘了自己,更想不起曾经有那么一天,他计划带着她私奔。如果当初跟他走了,现在的自己又会是怎样的呢?

回来的路上,季风还是和原来一样,紧紧地跟在她身后,苏小囡突然回过身对季风说:“快点儿走啊,你居然赶不上我?”

在季风看来,这是最标致的语言,他知道——苏小囡终于开始接纳自己了。

后来,苏小囡成了季风的女友,梁萧的歌声也传遍了大江南北,苏小囡很庆幸:她不愿意做光环背后的女孩儿,她宁肯是平凡的季风全心全意的宝贝。

有一件事情,季风永远也不会说出来。其实,那场耳光风波原先就是梁萧的布置!梁萧在一次体检中查出了有严重的心脏病。为了治疗,他不得不放弃学业和爱情。临行前,他精心策划了这场莫须有的“漂泊”,把苏小囡交给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季风。他知道,生活里只要是基于爱,纵然错,纵然恨,总有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季风在报纸上看到最新的娱乐新闻,说梁萧最近的创作颤音用得特别多,他搞不懂颤音跟心脏的好坏有没有关系。他只知道:即使有一天梁萧真的不在了,自己也不会说出那个秘密,因为他们做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爱的人,有一个悠久的、纯正的幸福和快乐。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