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找到你的爱情“同类项”

与所有的大龄北漂女郎一样,在28岁之前,小媛的相亲类似盲选,相亲14场,最短交往5个小时,最长交往两个半月,不是对方觉得她是精怪,就是她觉得对方是奇葩。最后,热情亲朋介绍的相亲对象她都不想见了:“听上去学历、职业身份、家庭背景都那么相似的人,见了之后全部生活理念都是南辕北辙的。”

为了平复心绪,小媛去京郊参与“3日修行”,在秋虫鸣叫的包围中,坐在蒲团上读有关梁思成与中国古建筑的一本书。就在那本书里,小媛读到了一句“真想与你一起钻研木塔”。这是梁思成留下的朴素无华却又石破天惊的情话。只这一句话,所有关于林徽因当初为什么不选徐志摩的疑问,都有了答案。

掩卷沉思,小媛得到了什么启示?就是他人眼中的郎才女貌其实并不能主宰两个人在一起的感到。两个人在一起是否幸福圆满,要看两个人在志趣上是否一致。也就是说,两个人在心灵层面上,是否是“同类项”。

小媛依据这个原则把对“他”的期待写下来:我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春夏秋3季,会为观鸟、呼吁保护濒危鸟类,布置若干次短途旅行;我经常组织志愿者,帶着因为养病没有时机出门玩的孩子们出门观鸟,见识一下大自然的丰厚性,也录下鸟儿清脆动人的啼鸣,让孩子们沉闷的心,听到天籁,获得一些舒展;观鸟归来,我会和其他志愿者一样,组织这些病童一起画画、剪纸、创作绘本,把见到珍稀鸟儿的欢喜表达出来。我组织大家通过慈善义卖,将孩子们的作品出售,获得下次旅行的一部分费用,为这些生活封闭的孩子继续不断地带去变更、惊喜与生机。我认为,这不仅对这些孩子是莫大的宽慰,对我这样一个经常失去生活惊喜的普通人,也是一种很深的宽慰。我也深深地依附这些鸟儿和孩子们。除此之外,,在生活上我是一个不太考究的人,我只穿一些植物染的布衣,用一个自己手缝的布包即可;我在中药店里买最便宜的参须,浸泡在甘油里,自制擦脸油。如果为私事出门,我会在网上定一些便宜的民宿,就算洗澡要去当地的公共澡堂我也不在乎。如果省下来的钱可以多组织一些病童出门走走,我心底就会漾起一些隐秘的欢喜。愿望你也是——一个热爱孩子的人,一个热爱鸟类和大自然的人,一个生活朴素却不乏质地和考究的人。

小媛的征友启事,在她的微信大众号上,与她的观鸟日志与漫画观鸟手记一起推送过,成为她的自画像。过了两三个月,不断有男生自称“我是你的同类项”,联系小媛一起做观鸟公益活动,并把病童在身体许可范围内可以参加的公益活动,拓展到导读会、书法会、烘焙会、采摘会,让孩子们在治病的间隙,依旧可以感受到生命的丰厚多彩和美好。

7个月之后,小媛在她的“同类项群体”中,顺利找到了情投意合的恋人,比小媛小1岁、做IT的高个子男人。一开始,他的追求没有引起小媛特别的注意,但有一次,他们组织病童出去观鸟时,遇上另一波观鸟喜欢者,他跟对方吵了两架,第一次,是别人跟他宣传:“今儿鸟多,我带了3斤面包虫,整个用完了!”

他郑重其事地要人家承认差错:“能不能做一点功课再来观鸟?那种人工养殖的面包虫是鞘翅目的,里面含有大量的甲壳素,野生的鸟在自然状态下是吃不到这些的。你喂这么多,会让鸟儿拉稀致逝世!那就是害了它们!”

还有一次,是因为他发现,那些人为了拍鸟,居然用大头针把虫子钉在树干上,急于觅食的鸟儿看不清,就会把大头针也吃下去。他发现后,找对方理论。

那次活动收场后,他在左近的树林里,打着手电一一清理树干上的大头针。小媛陪他清理,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此后,他们感到心跳的节拍都出奇一致,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恋人。

如今,他们已经结婚2年,有了一个10个月大的女儿,小媛和老公依旧维持着热恋时的甜蜜与默契。小媛说:在寻找爱人这件事情上,她要感激梁思成和林徽因。梁林时代匮缺的是物质,我们这个时代,匮缺的是精神与心力。在任何一个时代,寄愿望于改造你的伴侣往往伴同着纠结苦楚,一开始,你就要寻找你的“同类项”,这样,生活才会有一种“原来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的惊喜。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