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婚姻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毕业十年的大学同学聚会,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这几天一直纠结着李梅。

近几年,她很少和同学们联系了,即使同城的小聚会,她也借口照应孩子而缺席。其实,不是不想聚,更多的是一种心坎的害怕。十年前的李梅,窈窕淑女,姣好的容貌,,让她荣登系花的位置。可是,如今镜子里那个身材发福、脸色黯淡的她,早与当年判若两人。

张威最近总是早出晚归,说有一个新项目要竞标。早晨的电话里,有嘈杂的声音,有吆喝喝酒的呼唤,有女人的笑声。

李梅奉告自己,淡定,张威是为了她和孩子,才去拼命挣钱的。自己每天的空间,就是这180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整天捣乱的儿子。她也习性了这样的日子。她不喜爱现在的生活,可是又不想去改变。好在张威了解她的就义和付出。

当年和张威结缘,源于李梅妈妈的一个同事介绍。

张威是外地人,两个人谈婚论嫁时,他自己的广告公司刚成立,手头对比紧,婚礼办得对比寒碜。可是,李梅不在乎这些,在她的眼里,爱是一切,别的全是浮云。

婚后,两个人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张威的公司,眼看着壮大起来,效益也不错。

李梅怀孕期间,妊娠反应特别大,张威就劝慰她,先辞职在家养身体,等以后想上班了再说。生完了孩子,看着襁褓中的儿子,李梅怎么也舍不得离开他去找工作。跟张威商量了一下,就在家当起了全职妈妈

李梅计划不去同学聚会,可是,一件事让她改变了主见。

前天,张威一如既往晚归,只是不同以往的是,他的衬衫上有一抹唇印,淡淡的,粉红色,刺痛潦攀李梅的眼。她想揪住张威,问个明白。正在这时,客厅里张威的手机,发出沉闷的震荡声。

“张哥,那衬衫你换的时候,记得自己洗一下,以免嫂子看到多心。”发短信的是公司的前台小朱,李梅对她有印象,一个清秀可人的姑娘。每次见到李梅,她嫂子长嫂子短地喊着,嘴巴特别甜,还总给她推选各种瘦身的美食

李梅还真多心了,这唇膏是怎么蹭到了张威身上的?

李梅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儿子吃完早饭,她就把儿子放在了三楼的邻居家,两个孩子常在一起玩,临时让看一会儿是没有问题的。

时钟指向十点的时候,张威起床了。李梅一脸凝重地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是那件衬衫。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李梅心平气和地问。

什么怎么回事?儿子呢?张威转身进了卫生间,顺手还拿了晨报。

这个粉色的唇印是怎么回事?李梅站起来,拉住张威的胳膊。

知道,你别没事找事,我看你就是闲的,真得让你上个班了。

张威说完这话,转身就进了卫生间。李梅的火“蹭”地就上来了。

什么叫没事找事,这个粉红的唇印,如果没有什么亲密接触,怎么可能会有。而且加上小朱那条短信,她的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她整天辛辛勤苦做家务,照应儿子,谁都知道带孩子绝对是个力气活儿。除了睡觉是闲着的,李梅在家,哪有闲着的工夫,刚收拾的家,一会儿就被儿子弄得乱七八糟。

李梅兀自在客厅大叫,替自己冤得慌,也替自己申冤。

洗漱完毕的张威,指着李梅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累你还长这么胖,你看看你的“游泳圈”,还有你那“蝴蝶袖”。衣服永远只有一个格式,那就是家居服。

这就是张威眼里的李梅,不再穿什么都好看,不再是那个素颜美女,而是一个邋遢的家庭主妇。

张威边换衣服边说,中午有会,晚上要跟项目经理谈案子,就不回来吃饭了。

关门声让李梅回过神儿来,接着她就嚎啕大哭。

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是大学时候玩的很好一个闺密,说她下周末回国,专门赴毕业后的十年之约。闺密说这次十年聚会,是肖飞发起的。

肖飞,是李梅的初恋男友。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李梅当下就答应了闺密去参加同学聚会。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