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把“精彩”的男人留给别人

精彩男人只是欣赏就够了,我不想让自己永远活在提心吊胆、患得患失、没有理智的忌妒中,还是让我把这种公众情人留给别人吧,我其实需要的是一种私密家常的幸福。

我的前男友杨远出现在我风华正茂的时候。看杨远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他。杨远在外企当主管,事业上春风得意,他个儿不太高,但眼睛很迷人,干练沉稳,一副很自信的样子。杨远这样的男人自然是很招女人喜爱。可是那时,我简单地觉得,这种精彩被我得到了,仅仅属于我一个人,我真是个幸运的女人

越是爱杨远,,我就越是对自己的外貌表示猜忌,我变得特别不自信。我总是在镜前悄悄地看眉毛眼睛甚至侧影:认为眉毛不够浓、眼睛不够大,头发不够性感……我开始读他爱读的书,吃他爱吃的东西,为了他我学会了喝红酒,学会了装淑女,用一切心思去领会他的喜好。

最要命的不是这些,杨远好像挺有女人缘的。临近春节时,杨远准备带我参加一次他们单位组织的晚会,从得到消息那一刻我就开始紧张地翻衣橱,一套一套地在身上试,不行换掉,再配鞋子和耳钉,足足折腾了几个小时,杨远在一边淡淡地笑着:“随便一点,这样挺好。”可是我全然没有自信。头一天晚上,我高兴得一个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晚宴的时候,美女如云,各色的晚礼服像一场时装秀,我穿着一件浅粉色的长袖连身裙,一下子就被淹没了,我不停地扯着自己的裙角,用手理着梳得平平整整的头发,好像浑身都是缺点要掩盖。坐在一边看着杨远端着高脚酒杯自如地穿梭在人群中,和美女们用眼神干杯,我竟然妒忌得心里拧出了水,因为一个漂亮女孩的一句玩笑话,回去后,我和杨远大吵了一场,我有些歇斯底里,把枕头和杯子都摔在了地上,杨远竟然很奇怪地看着我,说了一句:“不可理喻。”

最后的一次天翻地覆出现在杨远的大学同学聚会上,当时一个同学调侃地说出了他和一个女孩的一段故事,而这是我以前没听他讲过的,当时我的脸就白了,出来以后在马路上我就开始不可遏制地逼着杨远招供,自然又引发了一段争吵,当时我居然冲动之下摔碎了杨远的眼镜,在眼镜碎的那一顷刻,我知道我们的感情也要完了。由于我心坎的失衡,我们的争吵越来越多,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竭,我们最终分别了,尽管在预感之中,我还是伤痛欲绝。

这以后长长的两年我没有再涉足感情,我需要空缺,让自己有足够的清醒认识自己。冷静下来,我发现,其实这种精彩的男人本不应该属于我,我活得太累了,放弃可能对我来说会是一件好事。

一个沉静的傍晚,我在一次偶然的饭局中认识了现在的先生天明。天明是那种混在人堆里很普通的男人,却有着家常的笑貌,不出众却很暖和,其实那时我就是需要这种暖和的,我们认识光阴不长就结婚了。

生活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天明就像一块璞玉,看着不起眼,可是越是经历光阴的打磨,越是熠熠生辉。而且我发现,找到这样的男人我才是真正的幸运,我不用再提心吊胆,这种普通男人的精彩只是留给我一个人的,因为外人不会体会到他的那种细腻。

我们的想法常常会惊人地一致。有一天深夜,我突然想吃麻辣小龙虾,天明二话没说就陪着我穿衣出去,我们在露天的街角吃得有滋有味,对着风满嘴流油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却能释怀大笑;天明想看足球,我也会陪着他一起看,一人一瓶啤酒还有一小碟花生,窝在小屋子里热火朝天;我们一起去菜场为5毛钱的花菜讨价还价,感受生活小小的乐趣。我们在一起很舒服,谁也不会扫兴。不在一起的日子,他有他的朋友,我也有我的生活,我和女朋友一起逛街吃冰淇淋,喝冰镇汽水,看大片,穿着好看衣服去泡吧,他会看着我活得唇红齿白,温润如玉,每次我对他如数家珍地说我的见闻时,他会一脸欣赏地看着我绚烂如花。我无聊时会看言情剧,天明有时会陪着我看而不会说我没品位。

我和天明平常像两颗小行星,运行在各自的轨道上,相互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出现在彼此的身边,天明会在我做菜时从背后拥抱我,在我生病时给我煲好喝的汤,把他焦急的眼神传递给我。我们都很忙,但能知道对方想什么。

有一次天明出差,晚上11点钟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传来天明的声音,他说:“小湖,你睡了吗?中央6台正在放一部老片,你爱看的。”于是我从床上爬起来,在相隔千里的两端,我们一起看,在片尾曲响起时,天明会打进电话来,我们会聊一聊感受,两个人就这么一辈子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我越来越喜爱这种家常的男人,因为生活是实实在在的,心坎的平安才是永远。精彩的男人只是欣赏就够了,我不想让自己永远活在提心吊胆、患得患失、没有理智的忌妒中,还是让我把这种公众的精彩留给别人吧,我其实需要的是一种私密家常的幸福。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