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厨房里的约会

谁也没有料到,第一约会,竟然在厨房里

大学毕业的时候,雪青非要嫁给张然。令人奇怪的是,父母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嫌弃张然是农村户口,来自小县城,吃饭穿衣都带着咸菜的味道,父母只是跟雪青讲,你不是和他一个人结婚,你想拥有他,注定要接受他的全家人。

雪青义无反顾。典礼的时候,雪青落下泪水,不为五年恋爱,不为有情人终成眷属,独独为父母的谅解、体贴。有这样的父母,这辈子这个女儿做的值。

雪青和张然没有浪漫的约会,没有缠绵的恋情,没有悱恻的故事,有的只是,他埋头读书,她侧耳倾听。听着读着,就走到了一起。

三年刚过,雪青懊恼起父母来,为什么当初不阻止自己,让两个不相干的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走到了一起。他的生活习性,她简直到了无法容忍的境地。打呼噜,爱管老家人的闲事,非要买腌制的咸菜才吃得下饭……雪青发现自己上了一条破烂不堪、船底漏水、船舱跑风的贼船。

已经懒得说他了,对牛弹琴,牛或许都要摇一摇尾巴动一动耳朵,而张然却微笑着倾听,微笑着持续。

为什么,当初就义那么优越的条件和他来到这个小县城,情愿当家庭主妇为他服务,如今却换来一钱不值,提打不起来。

沮丧之余,虽然偶尔也發现一些他的小优点,比如他爱朗诵诗歌;他能写一手好书法;他和乡下老家的朋友们玩牌时,多少还知道将烟头放在烟缸里……

全盘烂了,生活在一堆烂泥里,雪青感觉前所未有的失败。不仅是自己的失败,更为父母提前预感到却不阻止自己而替他们感觉内疚。

于是,站在窗前,雪青总是会眺望远处的别墅群,心里憧憬着,原本……

直到有一天,他在厨房里偷偷打电话,被她听到。

“这个季节给人的,总是一种很奥妙的感到。樱花树下的邂逅是一个标致的差错。……‘辛酸’与‘浪漫’这两个词放在一起的时候是何等的自然与贴切,就好似长在同一枝上的月季。一枝只长两朵,两朵共存于一枝……”

多么熟识的诗句,多么相似的场景,可如今的他,竟然背着自己,偷偷朗诵给别人!

一定是他的情人!

雪青怒不可遏地冲进去,大吼一声:“滚!你这恶心的家伙!”

张然愣住了,他显然没有意识到雪青会在门口“偷听”。

他为难地站在厨房里,面色惨白,无助地看着她,一双可怜的眼神望着她,不敢发声。

“为什么?”暴怒之后,雪青冷静下来,幽幽地问一句,“背叛!”

张然走过来,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号码:老婆。

老婆?多么庸俗的字眼,此刻成为卑鄙的罪证。他竟然将另外的女人设置成“老婆”!雪青一下子绝望之极,迅速窜到窗前,推开窗扇要跳下去。

他从背后一把揽住,哭着说:“雪青,不敢当着你的面朗诵,我就偷偷对着你的号码朗诵。因为,我没有能力允诺当初的诺言,给你一个幸福的家!”说完之后,泪流满面……

雪青扭转身,不知不觉地朗诵出:“或许,辛酸与浪漫原本就是相依而存的,,这是人生的不幸,还是生命的幸事。或者说,这只是多情的造物主一厢甘愿的布置?……”一时,雪青泪水滂沱,说道:“是我辜负了你……”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