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再见青春

林白一如既往的不去上课,站在西侧的走廊上,看着远方。

“你在看什么?”我曾经这样问林白。

在这个单调且重复的校园里,林白总会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而且是以一种不同的姿态露面。比如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边的夕阳;在操场上剧烈的奔腾;蹲在草丛里长光阴的欣赏一朵花。

当傍晚的阳光洒满全部校园时,林白会站在走廊上,呆呆地望着夕阳。我会站在她的对面,看着昏黄的校园和林白夕阳下的剪影。

“还有十五天就高考了,林白。”我说

“我知道。”

“你复习好了吗?”

林白没有说话,我听到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一个人小声地喃喃着:高考高考高考。。。

林白就是这样的人,在和我说话时总是不专注,时不时的自语。

林白转过身来,对我说:

“你看,夕阳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点头

“我以前见过更美的,太阳四周全是云彩,有时云彩像个大雁一样。”林白一边说,一边张开双臂比划着。

我看到夕阳映衬下的林白,挥舞着双臂,像一个优美的舞者。

我认为在这个学校像林白一样神经质的人很多,我只认识她一个。其他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在重复简单的生活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我在操场上遇见林白,她正在看几个少年踢球。

我冲她喊了一声,林白转过身,看了看我,又转过身去。

我走到她身旁,跟她并排站着,看着球场。

“林白,你喜爱踢球吗?”

“不喜爱。”林白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在这看什么呢?”

“人,陶醉在这场游戏里的人。他们很快乐,我喜爱这场景。”

林白总是说一些让我似懂非懂的话,这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回去上课吧。”林白转过身走了,往教学楼方向走,丝毫不顾及我。对此,我早就习性了。

临近高考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感到,大家都很坦然。有些同学已经提前离开了学校,上课光阴都会有很多人在操场上溜达。他们有的是同学,在畅谈未来和理想;有的是情侣,在互相坚定着最后的信念。

林白又一次去找我,她把我带到了她们宿舍楼下。不一会,林白陆续的从宿舍楼里搬下一堆行李。她累得喘着粗气,说:

“来,过来帮我抬到门口。”

“你现在就走吗?还有好几天呢?”我困惑的问她

“东西先走,人不走。别废话了,快点。”林白说

以我们两个人的体力不知道在路上歇了几次才搬到了门口,林白把这一堆东西塞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自己也钻进了车里,然后冲我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校门口,看着远去的林白,心里产生了莫名的哀愁。

会有一天,她就这样远去,从此再也不会晤面。而且我知道,这一天很快就会来了。

这个夏天,红色和绿色是校园的主调。红色是建筑的颜色,绿色是自然的颜色。我们坐在逝世亡的建筑里,却感受着窗外生命的气息。

时光和破碎的幻想,跟这座建筑一起逝世亡,发酵,浸出颓靡的气味。

林白在走廊里拦住我,对我说

“今天晚自习我们老师不来。”

我站定,等着她下一句。

很久没有回音。

“就算有老师来,你也不会去的。”我回答道。

林白抿嘴笑了一下,说“你呢?”

“我没事。”

林白转过身,径直的就往楼上走。我在后面跟着她,静悄悄地。

四楼的走廊上,林白双手扶着栏杆,望着西方快要沉下去的落日。我靠在令一侧栏杆上,看着她的背影,如此俏丽。

“还有多久?”林白说

“还有十天,正好十天。”我说

“我学不下去,怎么办?”林白说着,样子看起来很可怜。

“没事,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不是吗?”

林白转过身,跟我一样靠在栏杆上,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

林白叹了口气

“我们为什么要高考呢?”林白小声地说,说完后自己低下头思索。

“或者说,高考到底是什么呢?”林白抬开端,看着我。

我看着林白的表情,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高考应该是一种解脱。”我说

林白若有所思,把脸转向一边,看着那座高大宏伟的建筑。

“我认为,高考应该是场救赎。它将停留在苦难里的人带向一种新的生活,这就是救赎。”

林白停下来,扭过甚看看我,似乎很期待我的反应。

一阵微风袭来,树叶轻轻地摇晃,但是没有丝毫凉意。

远处的夕阳已经快沉入地面,丢下了最后一抹艳红,照在身后这座建筑上。深红色的墙壁越发的透红,像渗出了血。

慢慢的,西方的最后一块红色消失了。墙壁上的血不见了,结成了黑痂。窗户里的世界变得明亮,里面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说说你所谓的苦难和新的生活。”我问

林白默然了一会,说

“我讨厌这里的环境,但我不得不在这里生存,这就是苦难。我要追求我想要的生活,我要 4ff7 很远的地方旅行,穿我喜爱的衣服,认识很多的人。”

林白停顿了一会,接着说

“如果有一天我感到累了,倦了,我会找到一个人,在他那里停靠,然后安逸的度过余生。”

“你会生一个女儿,她长着大大的眼睛,周末带她去公园,人们都会夸她漂亮。”我接着她说

“对对,我会在某个路口遇见你,让她叫你叔叔,然后给她讲我们上学时候的故事,呵呵!”林白兴奋地样子,笑笑。

“那故事不都是苦难吗?有什么好讲的?”我反说

林白默然了,脸上的笑意也没有了。

“是啊,等到那一天,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记得这些事呢。”林白的语调显得很微弱,像个快要离世的老人。

上午下了一场雨,空气变得湿润。这对于快要高考的学生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精神劝慰。一个个的纷繁从教室涌出来,跑到外面呼吸空气,像是沉在海底的鱼,争着跳出水面。

这天的傍晚,我又看到了林白,她依然在四楼的走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远方。

“林白,你喜爱这气象吗?”

“恩,看下面的那块积水,像面镜子。”林白指着远处的操场上说

“空气很清晰,像是在海边,呵呵!”

“如果将来有时机的话,去看看大海。”我对林白说

“这是我很向往的,大海象征着自由。”林白说

“对了,你看过《苏州河》吗?”林白问我

“没有。”我说

“我很喜爱周迅的表演,像个天使。我记忆最深的场景就是周迅跳下苏州河的时候,笑得那么忧伤,而我却哭了。”林白说

“是吗?”

“她站在大桥上,就像这样,,迈过栏杆。”林白一边说着,一边身体向后仰。

“她说会变成个美人鱼去找他,接着就掉进了河里。”林白全部身子都向后倾,面朝上,看着天空,表情好像在笑。

我担心她会掉下去。

远处的夕阳,经雨水洗过之后,清澈明媚,像个快要熔化的琥珀。

林白恢复了姿势,眼里好像闪着泪花。侧着脸朝向我

“你没事吧,林白?”我问

泪水从她的脸颊划过,默默的。夕阳映衬着她的侧脸,那么纯净,那么美好。

这时,距离高考还有五天。

学校广播里说,今天下午放学前全体师生必须离校。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