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除了罗切斯特,谁来爱简。爱

最后一堂大课收场,学生们笑闹着散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他和我。今天不是我值日,但我留下了。那些赶着约会的值日生们纷繁请我代劳,我微笑着答应。在不经意间耳边飘来她们的碎语:“让她做好了,反正没男生约她,她闲得很。”

是的,我是系里最丑,功课最踏实的。人缘最好的女生。

我用力擦着黑板,心里也有点小小的快乐。因为他还在,还伏在课桌埋头大睡。我看过他每一场比赛。每一次他打篮球,总是引得全校女生倾巢出动去加油,而我,总是被挤在重重人群之后。

我离他很近了。他呼出口长气,惊得我一抖。立刻退得远远的。记得那也是一个黄昏,我留下来擦黑板,他打完篮球回来拿书包。我踮起脚尖,奋力想擦到黑板最上面的粉笔字,他一把接过我手里的板擦,三下两下就抹洁净了。我呆呆地站在他身后,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被庇护。待我鼓起勇气要跟他道谢,他已经走出了教室。

他喜爱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左边。最里面的位置。不久,班里一个同学过生日,喊上了我。我不喜爱应酬,本想推卸。他突然搭了腔:“大家一起玩不是挺好的。”我低下了头,说不出推卸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整整10个字。这时,我们已是大三。

也是那个晚上,我们包了间房唱歌,,几个最英勇的都在抢麦,歌王歌后都出来了,一箱啤酒很快见底。他和他的逝世党坐在沙发上瞎聊,我坐得离他们不远,突然就说到了择友的条件:他笑着说:“一定要是美女,个子要高,身材要好,长头发,脾气要爽朗,活泼,开得起玩笑。”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落在我的耳朵里。

我的指甲深深的陷进我的手掌心,我不疼。我是提醒我自己,不要自不量力——真讥诮,没有一样我达得到。

“我矮小,平凡,不美。但在灵魂上,我们是平等的,如果上帝使我也拥有美貌和财富,我就能使你不离开我,就像我现在离不开你一样。”多么伟大的爱的宣言,几乎鼓舞我走过少女时期每一个暗淡的日子。

那一刻,我明白,世界上除了罗切斯特先生,还有谁来爱简·爱。

很快就要毕业了。论文答辩收场的时候。大家欢闹如世纪末。系里几个能闹腾的分子要搞一个假面舞会。整整一个礼拜,女生们都在挖空心思琢磨如何装扮自己。但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后的舞会了,我将再也不能看到他。我那一点微贱的幻想,想做条看不见的平行线的幻想,想做一个被淹没在人群里的远远仰望他的小兵的幻想。也将破灭。

我将再也不能见到他。

回到家里,姐姐欢喜地奉告我,明天要去做伴娘。可爱而娇俏的她,永远在被邀请的行列。她功课不好,一直不用功,天真到有点傻气,标致到有点任性。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睁着大而清澈的眼睛望着我,摇着我的手撒娇:“好不好嘛?”连我都不忍心回绝她,就如此刻。

走进她房间,床上,便躺着她要穿的长裙。那是一条洁白如雪的白纱裙,胸口有雅致的蝴蝶结,裙摆上缀满白色缎带和珍珠。那么简单,却那么繁华。还未开口,姐姐已经拉起我来,要我试一下。我望着镜子,发呆。假面——这两个字如灿灿的烟火,倏忽点亮了我的心。

姐姐用她多年来所有穿着打扮的机灵和经验来装扮我。头发打着卷从头上垂落,乌亮如漆。她巧妙地把颜色不同的几缕假发,别进我的长发中。常年不穿低胸衣裳的我,此刻,露出来的脖颈和胸口,白皙如雪。胸前的褶皱和蝴蝶结巧妙地掩饰了我平板的身材。看起来竟有点婀娜,微蓬的榴裙和背后的大白色蝴蝶结,使我有了风姿。小巧的高跟鞋,将我的身躯抬高了半个头,背脊自然挺直。项链和耳垂上的珍珠流光溢彩。姐姐甚至将一朵盛开的硕大黄色玫瑰,插在我的鬓边。她满意地说,今晚你是公主。

我全副武装站在舞厅的门口。我对自己说:很容易啊,你上前一步,把门推开……

我深呼吸,戴上洁白的羽毛假面。

突然,门被打开了,他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酒杯。他穿了一身很绅士的小礼服,领扣被他扯歪。他一脸烦闷和惊讶,他望着我。

事实上。舞会里所有男孩子的眼光全凝聚在我身上。

我连动都不能动了。我听得见惊呼:“这是谁啊?”

音乐响起了,是一首和顺缓慢的曲子。他歪着头打量我。突然,微笑了起来。

我的眼睛潮湿了。这,是他第一回,也该是最后一回,为我微笑。我,之前见过他的无数笑貌,都是月亮向太阳借光。只有这一回,他的嘴角弧度,他的瞳仁倒影,都是为了我。

他向我伸出手,邀请的,试探的,一点也不做作——那只手,是我悠久以来渴望的整个。

我将自已的手纳进他的手心。

他握住我的手。他扶住我的肩头。他在我的耳边说话。“你是谁?不是我们系的吧?我们系里没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孩。”

我支吾着,紧张得连旋转都不会,身躯僵硬如机械。

“你是哪个学校的?你第一次来我们学校吧?你肯定不认识我。”

“奉告你哦,我在家里排行第三,大家叫我小三。我想把我的一切都奉告你。”

我不回答,只是微笑。我们旋转,旋转,大圈,小圈,像旋转木马,晕眩的幸福使我想尖叫,一支舞,又一支舞,我们的手都没有松开过。他的眼睛里全是惊喜,他说,他为我着迷。他在想象着假面下面的我是个怎样无与伦比的标致女孩

晕眩中,我倏地感到到刺痛。我低声奉告他,我并不美好。“不,”他坚持,“待会舞会收场,我在更衣室外等你,你不用跟我打招呼,我一定能一眼就认出你来。”

音乐止住的时候,我恍恍惚惚呆站在舞池里。他扶着我摇摇欲坠的身体,和顺地问我,是不是累了。我轻轻摇头。

我最后一个走进更衣室,昏暗的灯光映着恶浊的镜子,我还未从眩晕中醒过神来,用力支撑着水池,怔怔地取下假面。

镜子里,还是我那一张平凡、暗淡的面孔。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魔法和童话。

我仔细洗脸,一点妆都不留下。我将白纱裙放好,像稳妥地将一个梦收藏在心底,泪滴落在纱裙上,一转眼就吸收了,没有一丝痕迹。

我悄悄溜出来,他果然还在。走廊里微微有灯光,他直直站着,影子长长地拖着。他嘴边还有一丝微笑,定定地望着更衣室的门,甚至根本没有低下头来看我一眼。我匆促从他身边跑过去,快到尽头,我忍不住回想,却见他依然瞩目着已空无一人的更衣室。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