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一定要你最幸福

高燃和玉莹是一对恩爱小夫妻。是市机械厂的一名技巧员,工作兢兢业业,勤于研究。搞出的发明不但申报了专利,最近,还成了市里技巧拔尖儿人才,上了电视。熟人见了,无不赞叹地说:高燃这家伙出息了。人事科的老张见了,更是得意:“你小子当初多亏听了我的话,进了机械厂,专业对口,这不,才几年,就出息了!”人事科的老张正是当年到高燃毕业的大学招高燃进厂的那个老张。听潦攀老张的话,高燃却是为难一笑。此时的老张万不会想到,高燃已经抉择辞去机械厂这份工作了。

说起来,市机械厂也是一家大厂,可效益却总不好。妻子王娟所在的市外贸公司,也是一副半逝世不活的样子,两人的收入都不高。钱挣得少,日子过得自然就有些紧巴。现如今,女儿娇娇都上小学一年级了,他们还仍住在结婚时租来的那套一居室里,想想,也确凿有些难为情。妻子王娟倒认为这没什么,有一个疼爱自己且追求上进的好丈夫,她很满足很幸福,她甚至都为能找到像丁伟这样一位好丈夫而暗自庆幸。她深爱自己的丈夫。高燃也自然更是深深地爱着她。王娟是位漂亮贤惠且善解人意的妻子,高燃对王娟的体贴呵护嗜好自不必说,当初把王娟娶到手,看着心仪已久的爱人,他就暗暗发了誓,他赌咒一定要王娟过上最幸福生活,可眼下……这让高燃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总认为心口处像被什么东西扎着,让他的心时时地隐隐做痛。

这一天,高燃正式辞了职,因厂里不肯放,劝告的人便纷至沓来,闹腾的高燃很晚才到家。可当他站走楼前那块空地上时,却也呆住了,说什么也没勇气迈进自己的家门了。他正是迟疑着,不知该如何把这事儿奉告王娟。此前,他也不是没有动过辞职经商的念头,大学时的好几位同学都是通过下海经商办公司很快把日子弄得充裕起来,可都被王娟拦下了。王娟不愿望他做得太辛勤。当然,王娟不同意,还另有隐情:王娟的父亲就是个商人,后来因为有了钱,竟抛下她与母亲,找了一位比王娟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做妻子。这让王娟从此不再认她的父亲,同时连带着对商人也没有了好印象!高燃是不想伤王娟的心呀。高燃抬头望一眼自家的窗口,窗口仍亮着灯,他知道那是妻子在等他,可是,他又该如何向她开口呢?

高燃第一次向王娟撒了谎,他奉告妻子:厂里临时抉择派他到南方学习,恐怕一两天就动身。这也是高燃临进门才突然冒出的念头:“恐怕这一去……就要一年。”丁伟清楚,机械厂在郊区,外贸公司和他的这个家都在老城,相隔着几十里,自己不说,妻子很难知道。可高燃说这话时,却已是心跳如鼓,满脸发烫,眼神慌乱的都不敢再看自已的妻子。好在,妻子王娟并没注意到他那慌乱的神采,刚才还为丈夫很晚回家而焦急着呢,现在听这消息,又一下兴奋起来。她认为丁伟能有时机去进修,怎么说都是件好事啊,王娟很兴奋,含情脉脉地说:“你就放心去吧,我会照应好自己和娇娇的。”看着妻子一脸兴奋和相信的样子,让高燃心头不由一酸,他强抑制住心坎的不安,认真地冲王娟点了点头。

两天后,高燃按着事先盘算过的,向发了财的同学借了点钱,悄悄成立了自已的科技开发公司。不过,说是公司,其实也不过是丁伟在一地处偏僻的写字楼里租了个房间,然后置办上一套桌椅,装上电话,再把他从家里带出的行李在里面一放。他就宣布他的科技开发公司正式成立了。

公司成立这天,虽说并没想弄任何动静,可高燃还是请到一人,谁?人事科的老张。说起来,高燃辞职,还多亏老张站出来,替他说了话。老张说话也没客气,最后,冲轮流来劝的人嚷嚷开了,说:“你们就别瞎子点灯枉费蜡了,也不想想,一个人决意要走,想留就能留得住!”他是看着高燃坚决要走,心里很不是滋味呀!

高燃把老张请到写字楼左近的一家小饭馆,好酒好菜一番热心款待。老张也不客气,张口吃菜,举杯喝酒,吃完喝罢,把嘴一抹,这才冲高燃哈哈一笑,说:“说吧,现在,你小子准备让我做什么?”高燃一听,也随之嘿嘿一笑,笑罢,忙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鼓鼓的,说:“这是这次评上市技巧拔尖儿人才刚拿到手的奖金,总共是三千块。”说着,把钱往老张跟前一推,老张便是一愣,老张说:“你小子这是干吗?”高燃冲老张又是嘿嘿一笑,说:“这可不是给你的,这钱是准备给我妻子的。”接着,踌躇了片刻,就把如何向妻子说谎的事说了。他是要托老张分几次把钱送给妻子,就说是厂里发的工资,好把他的谎撒圆满。老张听了,无奈地叹出一口气,喃喃说道:“你小子这又是何苦?!”

凭着不怕吃苦和一股拼劲儿,高燃很快就把他的业务有声有色地开展了起来。他拥有的那些小发明也确凿很受周边机械同行业的欢迎青睐,几 5d0c 月下来,光他为一家私企设计出的一张技改图纸就挣了一万多块,他那些悄悄攒在手心里的发明就更不必说了。看着拿到手的钱,高燃总认为这是不是在做梦啊?他是想啊,这些钱,可是他在机械厂那么多年干下来都没能挣到的一个数呢!这让高燃信心大增的同时,更看到了愿望:让妻子过上幸福生活的日子似乎指日可待了。

所以,挣到钱后的高燃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王娟买下了一条金项链。看着别的女人大都有这样的链子,他知道,妻子王娟也很想有一条。只是舍不得那点钱,一直不肯买。好在,现在情况不同了,高燃手里有了大把的钞票,所以,高燃买到的也是他所去的那家首饰店里最粗最重的一条,为此,他足足花掉了七千多块。这让高燃很兴奋,他要给妻子一个惊喜和劝慰,他愿望在奉告王娟自己辞职本相的那一天,要亲手为她戴上。

一年的光阴说到就到,此时,高燃也把自己的公司发展的像模像样,不但招来了几名大学毕业生做助手,还把公司搬到了市里最繁华的地段,在那里租下一幢小楼,堂堂正正地挂出了“高氏科技开发公司”的招牌。相应,高燃的业务也在越做越大,上百万的大业务也谈上了几宗。有家企业企图上一条流水线,从设计、制造到安装,丁伟细细算过了,如果能够揽到手,自己净赚它二十万,恐怕都止不住。这让高燃很心动,高燃本计划在挂出“高氏科技开发公司”招牌的那一天,就准备回家与妻子团聚的,这公司距他家已经不是很远,他想,这事恐怕不能再满下去了。他为此也早已为妻子备下了一连串的惊喜,包括那条金项链、包括早已存入银行的买房的“首付”,还包括……总之,这些年,他想让妻子过上最幸福的生活要做而一直没能做到的一切,这一次,他都想到和做到了,他愿望这一连串的惊喜,能足够冲淡因辞职而撒谎带给妻子的危害,请示妻子的原谅。可是,他不得不再一次咬咬牙,他抉择还是把这桩业务先拿下再说,终究商场如战场啊,一旦错失商机,失去的可能就不只是几个钱的问题了。于是,高燃坐上一辆租来的“本田”,直奔上流水线的那家企业而去。结果这一去,却出了大事。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