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决不这样报答你

意外惊喜

李成业走马上任仓南市副市长,同时也接受了另一项任命:仓南贸易大厦工程总指挥。仓南贸易大厦,是一项投资上亿元的大工程,大厦建成后,不仅会成为仓南对外贸易的一个窗口,还将成为仓南市的标志性建筑。这在只是县级市的仓南来说,确凿不是一件小工程。工程还没正式启动呢,就曾一度引来过众多建筑商的猛烈角逐。李成业的前任,就因在此项工程中受贿,被刚刚查办了。不过,李成业倒并不担心自己会犯同样的差错。

果然,一到任,李成业就公开表了态:不参加市政府的招标会,任何人都休想拿到一分钱的工程!李成业说到做到,对那些托关系摸上门来的建筑商,李成业也是这句话,当然,对那些想搞进一步“动作”的建筑商,李成业更是不客气,会立马把他们连人带物一块“请”出门去。还别说,不几天,李成业就发现自己办公室门前恬静了许多,李成业很兴奋。只是他不知道,人们在私下里也早议论开了,都说这个新来的副市长恐怕还真是个黑脸——一点情面不讲呀!

这天,李成业主持完大厦工程招标碰头会,刚刚回到办公室,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李成业清楚,自己刚到任不久,知道这个电话的人并不多,他慌忙抓起话筒,可还没等他开口呢,话筒里就先传来一阵嘹亮的笑声。

这笑声好熟啊!李成业一怔,可又一时想不起是谁。于是,他急迫问道:“您好,哪位?”谁知,线那头的人仍是笑,仍是不说话。

谁呀,怎么只顾笑,不说话?李成业就有些急,自己可没光阴陪谁逗闷子呀,就在他准备放下话筒的一瞬间,线那头的人仿佛心有灵犀似的,突然说话了,他奉告李成业,他是张福生,说完,又是呵呵一笑。

福生?!李成业一听这个名字,差点惊喜地喊出声,那可是上大学时同住一寝室的好兄弟呀。当年自己被子薄,冬天不御寒,都是钻老同学的被窝儿过的冬。只是,大学毕业后各奔了东西,一个回了仓南老家,一个回了原籍仓北,从此断了联系

“你在哪儿?”李成业很感动。其实来仓南之前,李成业就想好了,到时一定找到这位老同学,都过去这么些年了,自己还没正儿八经地向老同学道过一声谢呢。现在可好了,自己还没顾得上手呢,老同学倒自己找上门来了,李成业兴奋得不得了。

老同学笑着奉告他,他现在正在富华大酒店,和恩师范国昌在一起。李成业一听,更是感动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为啥?李成业永远忘不了,大三那年,因长期营养不良,全身浮肿的都没了一处好地方。如果不是恩师让几个同学硬把他抬进医院,再替他付上住院费,他早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都不定,所以,一听说恩师也来了仓南,几乎不等老同学把话说完,李成业就急迫道:“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看你们。”

波澜叠生

师生同学相见,自有说不完的话,气氛更是格外感人。从不沾酒的李成业,这一天也格外破潦攀例,一口气连喝下了两杯白酒。第一杯酒,不用说,自是敬恩师范国昌的,他要再一次感谢恩师当年的救命之恩;这第二杯酒,李成来要敬的当然是他的老同学张福生,如果不是当年老同学亲如兄弟般的照应,大学四年,他还不知要多吃多少苦。这一切,李成业可都是铭记在心呀。

谁料,两杯酒落肚,恩师说话了。恩师奉告他,当年那笔住院费,其实并不是他的钱,他当时正为出国讲学做准备,根本不清楚情况,是当时张福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再不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又清楚李成业“家”的特殊情况,所以,才偷偷跑回家,把自家的十几头羊卖了,为他凑足的住院费。

怎么是这样!李成业只觉双眼发热,很少落泪他,不禁潸然泪下。福生的家境,他当时也清楚,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十几头羊可是他们一家人的生活来源呀……李成业望着老同学,激动得一光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听恩师接着说:“福生清楚你生性倔犟,如果知道是自己卖了家里的羊给你治病,你肯定上下不会接受,所以,才把钱交到我手上。”说到这里,恩师长长叹出一口气:“后来,福生又是逝世活不让把这事儿奉告你!……可憋在心里,也只会令为师不安和惭愧呀。”

是啊,怪不得后来几次提起此事,恩师总是闪烁其词,还钱也不接,还一定要他千万不要感激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切会是亲如兄弟的老同学所为呢。想到此,泪水再一次打湿了他的眼睛。于是,李成业抬手抹一把泪水,再次将感激的目光投向老同学,心里也再一遍暗暗吩咐自己,以后有时机可一定要好好报答一下这位好兄弟呀!

便在此时,李成业也猛然想起来了,光顾着感动了,自己还没问一问老同学的情况呢!恩师的情况,李成业还是清楚一些的,恩师早在几年前就退休了,恩师刚刚退下来的时候,李成业还专程回了一趟母校,他是 1000 怕恩师刚退下来寂寞,想聘他到自己当时所在的仓北任个闲职,没想到,还被恩师一口拒绝了。可老同学这十多年……又过得好吗?谁料,不问不知道,这一问,只惊得李成业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原来,大学毕业后,老同学并没有像他一样进机关,而是被分到了仓南一家建筑公司,可谁料想,几年不到,这家公司说拉倒就拉倒了。下了岗的张福生无处可去,一活力,拉上自家几个兄弟持续干起潦攀老本行,还好,几年拼杀下来,张福生不但拥有了自己的张氏建筑工程公司,还很快发展成了仓南数得上的建筑大公司。

关键还是,李成业做梦都不敢信任事情真会有这么巧!在上午刚刚开过的招投标碰头会上,他清楚记得,有工作人员就特别提到了张氏建筑工程公司,说这家公司虽说也是市里有名大公司,可自从两年前在房地产投资上出现重大失误之后,资金状况似乎一直都不大看好,信誉也大不如以前了。前一任副市长受贿案中,其实就涉及到了这家公司,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法院却并没有判这家公司有罪……不用说,工作人员专门把这家公司提出来,是对允许这样的企业参加竞标,不放心呀!

可话说回来,只要按规定程序办,无论哪个单位参加工程竞标,都该是举双手欢迎的。李成业没表态,不过,被工作人员一说,李成业对这家叫张氏建筑工程公司的单位,也就没了多少好印象。李成业最痛恨的,就是那些不通过公道竞争,而总想靠不正当手法来达到个人目的人呀。所以,当老同学微笑着把自己的情况奉告他时,李成业不禁呆愣了许久。

原来这张氏建筑工程公司,就是老同学办的公司啊。李成业在清楚了这个事实的同时,也似乎明白了,看来,老同学这次主动找到他,还特意从几百里外把恩师接来作陪,恐怕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啊。

这么一想,,李成业不免心头一紧,多年的从政经验让他一光阴有了种不好的预料。是啊,人有时是会变的。这样想自己的老同学和恩人,李成业很难过,可他更是担心呀,如果老同学真就大厦工程向他提出什么要求,他是否会有足够的勇气来拒绝他呢。

再现意外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