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再不相爱,我们就老了

亦瞳今年研三。

寒假回家,走了一圈亲戚,从不见人关切“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却常被问“有男朋友了没”。

亦瞳笑笑,习性了。若换作早几年,她早就两眼一翻。“无聊不无聊啊。”可现在,自己是“大龄剩女”,相亲和结婚正是朋友间的热门话题,不管到哪她都是“话题人物”,早已练就一颗强悍的心。

亦瞳心里也清楚,这个为难的年龄,对爱情已不能作太多风花雪月的妄想。这年头,就连去学校的BBS逛“鹊桥版”消遣,看到的也是满屏的“有户口”、“有工作”、“有房子”,清高如亦瞳,也不得不接受爱情才是最大的现实。亦瞳只是后悔,早知如此,当年真应该早恋一把,怎么都好过现在连恋爱都来不及体验一回就要直面惨淡的“女大当嫁”了。

虽然嘴里喊着“打逝世也不相亲”,但身边连个关系好点的异性朋友都没有。哦,不,如果阿哲算的话……亦瞳是在研一参加学校BBS的版聚时认识阿哲的。阿哲是版上出了名的刻薄男,而中文系才女亦瞳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经常在版上你一句我一句地“版骂”。说也奇怪,虽然有时跟阿哲聊天会让亦瞳恨得咬牙切齿,但她还是认为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快感。快三年了,若好几天不吵上一两句还真的不过瘾。但两人的关系应该也就止步于此吧。亦瞳有时候会想,除了“最佳损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种组合的可能了,而且,阿哲毕业后马上就要回武汉了……

毕业的季节转眼将至,情侣们又开始上演一幕幕“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累不累啊?”亦瞳有些不屑地说。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啊,‘早知今日’一路先知到现在,连个初恋都没有。”阿哲又一次一针见血,亦瞳气得只能用眼神来秒杀。

“你到底在怕什么?”突然,阿哲一脸严肃地看着亦瞳。

“神经病。”亦瞳有点不知所措,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吴虹飞和她的‘幸福大街’这周要开演唱会,一起去听如何?我请客,,就当赔罪了。”回来一上MSN,就看到阿哲的留言。

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亦瞳暗喜,但她还是幽幽地在键盘上敲下:“姑娘我对演唱会向来没兴趣,除非嘉宾是MIchaelJackson。”

亦瞳本以为阿哲一定会像平时那样刻薄回来,只是,阿哲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过。

毕业前几天,亦瞳路过布告栏,无意问瞥见上面贴着吴虹飞演唱会的海报。过期的海报早已开始破损褪色,只有海报上那几个字清晰可见——“再不相爱我们就老了”。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