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大小姐情牵挖井匠

明朝嘉靖年间,沧州有个嗜好园林的大富商,一赚钱就要大兴土木,挖塘修山,请来石匠、木匠和挖井匠把自家的花院安排得像是王母娘娘的琼林瑶池。

这年,大富商认为女儿小娇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就四处拖媒人给女儿找个好婆家。那些媒人们得了大富商的银钱,喜颠颠地东奔西跑,方圆近百里的王孙公子、富贾公子全都说遍了,小娇也没有点头答应。这是怎么会事?

媒婆们不理解,还以为小娇眼高。大富商和夫人也弄不明白,看到女儿的年龄一天天地长大,自己鬃边的白发一根根地增多,他们心里禁不住忧心如焚。大富商就让夫人去问问小娇,什么样的人她才看得中。

小娇长得小巧玲珑,标致动人,一张脸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样。她轻叹一声说:“妈,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问我的?”

夫人一听更加糊涂了,奇怪地问:“那你有话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小妖眼圈儿红了,两颗珍珠似的眼泪滚落地面。她双颊晕红,喃喃地说:“那个挖井匠年级轻轻,我就怕你们不愿意!”

啊!夫人大吃一惊,听女儿的意思莫不是看中了一个挖井匠。“哎呀呀,小娇啊,挖井匠累逝世累活地还吃不饱穿不暖,你怎么怎么……”夫人看到小娇眼珠一转,泪水卟嗒嗒打在地面上,心又软了:“小娇啊,就怕你爹不答应啊!”小娇一听,转怒为喜央求道:“妈,你不会跟他说说。”夫人无奈,只好答应了这个宝贝女儿的请求。

夫人去跟富商一说,富商果然怒气冲天,把香檩木的桌子一拍说:“哼,有钱有势的多的是,她怎么偏偏就看上挖井匠了?不行,我辛辛勤苦地赚钱就指望她过上好日子,她说什么也不能嫁给挖井匠。哦,对了,哪个挖井匠?”

富商家每隔几个月就要扩建花园,请的挖井匠不计其数,连他也不知道小娇看上的究竟是哪个挖井匠。他这样一问,夫人也怔了一怔,连连责怪自己:“我怎么忘了呀?”

夫人向小娇一问便问出来了,那个挖井匠姓汤叫汤恩青,二十出头,生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非常的帅气。夫人眼前依稀呈现出这个漂亮小伙儿的模样来,她跑回来跟富商说那小伙模样不错,富商又发火了:“样子好能当饭吃?难道看看那张脸就来金来银?”

夫人见丈夫态度坚决,也就站在他这一边,劝小娇放弃那段感情找个有钱家的好儿郎。小娇性格倔,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们闹,他们心里虽然不忍,但为了女儿的幸福还是咬着牙不答应。

小娇跟他们闹了三四年,富商和夫人还是不答应她跟挖井匠的婚事。这天,富商一家乘着马车去郊外的庙里烧香拜佛,乞求佛祖菩萨保佑小娇的婚事顺顺当当。正在磕头时,富商突然发现小娇不见了。他着急了,慌忙命令丫环婆子们分头去找。后来在一株桃花树下看到了小娇。小娇低头嘻笑,脸儿绯红,身边的桃花似乎都比不上她的明艳。她的旁边,正站着一个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的小伙子。

“好啊,你你你……”富商看到女儿私会情郎,直气得脸钯煞白,“你”了很久也没说一句话。那小伙儿自然就是汤恩青,他见是富商,立刻上前不卑不抗地行了一礼:“小侄汤恩情拜望叔父!”

“滚,谁是你叔父,你……你以后不要跟我家小娇来往了!”富商劈脸便训斥汤恩情,汤恩青不急不恼地说:“为什么呀?我干的活虽然脏些累些,但足以养活她。”

富商听他胆敢反驳,声音更大了:“哼,你一天打一眼儿井也不过五两碎银,你啥时候能像我一样一天挣几百两银子,你以为你一天能打一千眼儿井呀?”

“你以为我一天打不了一千眼儿井?”汤恩青的眉头皱了一皱,突然又松开了,挑衅似地盯着富商。这一下轮到富商瞠目结舌了,他结结巴巴地指着汤恩青说道:“你……你是说你能一天打一千眼儿井?”

汤恩青肯定地点点头:“是我说的,我能在一天之内打一千眼儿井。”富商听了简直不敢信任自己的耳朵,他掐了一把大腿,有点疼,这才知道不是作梦。突然他大喝一声:“好,你要是能在一天之内打一千眼儿井,我就永不再干涉你们的事。”

“当真?”

“当真!”富商见汤恩青好不暧昧,心里顿时虚了。他心想要是汤恩青真的打一千眼儿井,自己这人可就丢大了。所以当汤恩青问他在哪儿打井时,他犹豫了好久才指着桃花树说:“就……就在这儿。”

两人约定明天黄昏时分在此见分晓。随后富商就带着家人回去了,回到家里他一阵又一阵的猜忌,他想难道会有神仙?如果没有神仙,一个凡人又如何在那么段的光阴内打一千眼儿井?如果他真能成功,女儿嫁给他也不算委屈。

第二天黄昏,仆人提醒他与汤公子打赌的时辰到了,富商一想到汤恩青那坚定的神色,手不禁颤抖起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浑身没力气。他对仆人说:“那个小伙子确凿不 1000 ,,就不用我亲自去了。你去看看吧,如果真有一千眼儿井,你回来报告我就行了。”说罢挥了挥手,脸上显得甚是沮丧。

仆人骑马到了桃花树下,见汤恩青如约站在那里。桃花树下,果然打了一口井,井的左边盖着一块儿石板,石板周围新种了五棵柏树,石板上放了五块大石头,石板正中打了四个洞。桃花树的右边也是如此。仆人怀疑地问:“汤公子,一千眼儿井呢?”

汤恩青微微一笑,指着左边说:“你看到了什么?是不是五柏(百)……五石(十)……四眼儿井?”仆人搞不清他什么意思,懵懂地点了点头,汤恩青又指着右边问:“这边你是不是也看到了五柏(百)……五石(十)……四眼儿井?”仆人又懵懂地点了点头,汤恩青哈哈大笑说:“那好,我赢了,回去对你家老爷实话实说吧!”

仆人又又懵懂地嗯了一声,心想汤公子赢了,那就是老爷家的新姑爷啊,这如何敢得罪?于是快马加鞭地回来报告富商:“老爷,桃花树左边果然有五柏(百)五石(十)四眼儿井,右边也有五柏(百)五石(十)四眼儿井。”

富商整天做生意,算盘打得比谁都精。他心里一算:554加554不就等于1108吗?天啊,汤公子竟然超额完成任务,还多挖了108眼儿井!富商大惊失色,慌忙同意了小娇的婚事。没过几天,就把小娇嫁到了汤恩青家。可汤恩青家实在太穷,蜜月过后,富商不忍心小娇受罪,就把他们全家都按到自己的庄院里住,算是让汤恩青倒插门。

后来这一天打千井的事情还是叫富商知道了,可木已成舟,生米做成熟饭,他能有什么办法?一天他从夫人口里得到消息,说是小娇之所以与汤恩青的关系那么好,原因之一就是汤恩青在打井时在井壁上打了一个通往院子外的地洞,他常常半夜三更地来私会小娇。

哎呀,幸亏成全了他们的婚事,要不然这事传出去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富商暗暗惊呼一声,掏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