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瓜园人鬼情

从前,涅阳县刘庄有个年轻小伙子叫刘勇,种了二亩瓜田,全靠他侍弄。瓜田离家二里远,为了省工省时,他在地头搭了个瓜庵,吃住都在瓜庵里。

在那黑咕隆咚的晚上,野地里四下无人,刘勇一个人呆在瓜庵里,挺寂寞的。这晚,他刚刚躺下,“忽——”地一阵风吹过,猛听到外边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他喊一声,谁,干啥哩?外边却没有声音了,一连三天都是这样。

第四天晚上,他悄悄藏在瓜庵外边的丝瓜架下,想看个究竟。一更时分,又是一阵阴风吹过,有个黑影出现了。借着昏黄的月光,他看清来人是瘦高个子,刀条脸,再走近一看,那人竟然没有下巴颏!刘勇大吃一惊,他早听说过,鬼没有下巴颏,看来自己真是遇上了鬼!

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上门。刘勇想,阴阳一理,自己为人处世坦坦荡荡,问心无愧,我热心待他,看他能把我怎么样?于是,他把鬼热心地邀到瓜庵里,大哥长大哥短地与鬼套近乎,切开香甜的西瓜让鬼吃。那鬼见刘勇是个实诚人,也以“贤弟”称呼他。日子一久,两人慢慢成了好朋友。

这一晚,鬼大哥兴奋地对刘勇说,他是个游荡鬼魂,今天与贤弟畅叙最后一晚,明天他就要去托生了。

刘勇感觉奇怪,急问大哥如何托生?鬼大哥说,明天上午午时三刻,有一个叫牛二的打柴汉子路过此地,要在瓜庵南边的池塘里洗澡,他就是替逝世鬼,大哥托生的时机就来了。

刘勇听后大吃一惊,第二天,他无心干活,暗暗盯着那个池塘发呆。等到正当午时,真有一个中年汉子挑着一担柴,汗流浃背地来到池塘边,他把柴担子一撂,衣服一甩,就要脱鞋下水洗澡。

刘勇大喊一声急奔过去,一把拉住他说,牛二哥,热人不敢急着下水,热身子让凉水一激可不是闹着玩的!说着,他拉住牛二来到瓜庵里,挑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哧”地一刀切开,黑籽红瓤,牛二吃得津津有味、清清爽爽。他吃过后也不说洗澡了,谢过刘勇,挑着柴担,哼着小曲儿,高兴奋兴地回家了。

晚上,鬼大哥怒气冲冲地对刘勇说:“贤弟呀,你真多事,大哥好不容易等了三年,让你把好事给搅黄了。你知道大哥托生一次有多难哪,这一等又得等上三年!”刘勇连忙赔不是,表面上说自己是舍不得与大哥分开,实际上他是看挑柴的牛二人到中年,不忍心让他抛开一家老小去替逝世。鬼大哥看刘勇诚心,也不再埋怨,仍旧与刘勇和好如初。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天晚上,鬼大哥感动地对刘勇说,他明天又要托生了。刘勇惊问他如何托生,鬼大哥附在刘勇耳边说了几句,并再三嘱托刘勇这一次可不要坏了他的好事。

第二天,刘勇怀揣二百大钱,到王庄王员外家赴婚宴。一对新人正在拜天地,猛不防新娘子的百褶裙掉到脚后跟,惹得人们哄堂大笑,羞得新娘子一头扎进洞房不出来。刘勇看到王员外一家人喜气洋洋、高兴奋兴,并没有人察觉将有大事发生。他着急地找到正在忙乎的王婆婆,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婆婆大惊失色,奔入洞房,扯下了新娘子已经搭在屋梁上的绳子,王家的喜事才没有变成丧事。

这天晚上,鬼大哥气急败坏地来到瓜庵里找刘勇,刘勇不住地作揖陪请,说他与大哥相知相交已经六年,人间有忘年交,咱们有人鬼情,自己实在是割舍不下大哥。鬼大哥摇摇头,干不咂嘴没啥说。

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这天晚上,鬼大哥在瓜园郑重其事地对刘勇说:“贤弟呀,大哥明天又去托生了,过了明天这个时辰,哥就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不能托生了!谢谢贤弟九年来对哥以诚相待!”说着还对刘勇掏心掏肺,难分难舍,,并细说了明天自己将如何托生的历程,然后兄弟俩依依惜别。

第二天,刘勇又怀揣二百大钱,到李庄参加李员外的寿宴。李员外是远近有名的富户,老人家七十大寿分外隆重,李府高低张灯结彩、高朋满座,丫环仆人在川流不息地忙碌。

有一个丫环名叫秋菊,长得像天仙似的招人嗜好。她手持翠玉托盘,正在侍奉人们向老寿星敬酒祝寿。刘勇装作帮忙招呼场面,寸步不离秋菊左右。人们感觉可笑,都以为刘勇看中了秋菊,正痴痴地贪恋着想贴近美女哩!

忽然,让人倍感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阵冷风吹过,秋菊一个激灵,翠玉托盘凭空掉在地下,摔成了翠玉渣渣!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翠玉托盘是李员外祖上传下来的古董,非常贵重,况且这种事又发生在寿宴之上,非常不吉利。老寿星“刷——”地变了脸色,所有客人都大吃一惊,大家齐刷刷地拿眼盯着秋菊看。

正在为难难堪之时,想不到刘勇挺身而出,承认是他不小心撞上了秋菊。并高声对大家说,他昨晚梦见麻姑献寿,今日果然应验!说不了这秋菊就是仙女下凡,故意摔碎托盘,预示老寿星岁岁平安,福寿绵绵!

刘勇一席话说得有板有眼,李员外 1000 着非常入耳,兴奋得眉开眼笑,众宾客都长出了一口气,寿宴尽欢而散。

这晚回到瓜庵,刘勇心里极不踏实,七上八下地等着鬼大哥找自己算账。他想,自己再三耽误了大哥托生,大哥下了地狱,自己就是到阴间上刀山、下火海也难以对得起大哥!今晚就任凭大哥处置吧。

不一会儿,一阵阴风吹过,鬼大哥来到瓜庵。刘勇痛苦着脸对大哥说:“大哥呀,是淘金对不起你,干脆你也带我到地狱,兄弟我永生永世陪伴你,做你的朋友!”

鬼大哥一听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着对刘勇说:“贤弟有救人之德,大哥何尝无成人之美?老实对你说吧,大哥要想托生,第一次遇见挑柴的牛二,我早就能搞定了!我被贤弟感化,一步一步走到今日。今儿我看那丫环秋菊,如果逃过了这一劫,今后一定有诰命夫人之贵!祝寿时我故意吹落玉盘,就是为了成就贤弟你的美好姻缘!”

刘勇听后激动得落下泪来。大哥因他下地狱,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在世上享受荣华富贵?他一再央求大哥带他下地狱,也好永远陪伴在大哥身边。

想不到鬼大哥眉飞色舞地奉告刘勇一个好消息:阎王爷念鬼大哥心肠好,有好生之德,已经奏明玉帝,封其为涅阳城的城隍,明日就要上任了。说着,他递给刘勇一个纸包包,说这是上好的瓜种,让他种下,弟兄们友好相处九年,留个念想吧!说着化作一阵清风不见了。

第二年春天,刘勇遵照大哥的嘱托,种下大哥留给他的瓜种。说也奇怪,一地西瓜个个都有水桶那么大,几里外就能闻见西瓜的香气。人们慕名而来,争相来买刘勇的西瓜。刘勇靠着种这神奇的西瓜发家致富,置田置地,日子超出越红火。

后来,刘勇央人向李员外提亲,李员外爽快的把丫环秋菊嫁给了他。成婚这天,下至打柴的穷人牛二,上至富甲一方的王员外、李员外都来捧场,感念刘勇的恩德。

天仙似的秋菊更是感念夫君的救命之恩,对刘勇感恩戴德,相敬如宾,夫妇俩婚后过着甜甜蜜蜜的日子。后来,秋菊为刘勇生了一个胖小子,胖小子长大后发奋读书,科比之年考中了头名状元。刘勇因终日思念早已当了城隍的大哥,不幸死。秋菊因儿子后来当了宰相,果真被封为诰命夫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