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老布闹离婚

生活中,夫妻闹离婚,本就是件很苦楚的事儿,可老布铁了心要离,却又没法说出离婚理由,是不是更苦楚……

一定要离

老布是小城有名的破烂王。四十岁下岗,几番努力,愣是靠收破烂,不仅有了规模不小的废品收购点,还住上了大房子,开上了十几万元的私家车,老布好不风光。可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呢,这老布竟也学着一些有钱人的样子,玩起了情感游戏,与生活了半辈子的媳妇三丫闹起潦攀离婚。

不过,就连老布自己都清楚,这婚不好离呀。原来老布与媳妇三丫属于那种自小住邻居,长大又结为夫妻的那种,彼此再熟识不过,平日里谁动个歪心眼,对方都明镜似的。当然,还有一层,就是老布的父亲过世早,老布从小就与当教师的寡母没少受三丫一家人的照应,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寡母从小灌输,老布也是铭刻在心,何况三丫在银行上班,一直有份好工作,当初嫁给他这个在工厂当库工的老布,那也是属于低就啊,还有就是,现在退休在家的寡母还仍与三丫父母做着邻居,所以,这样一种情况,老布要离婚,你想想,那还不够他挠破头皮的。

可老布这次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非离不可,不离恐怕日子也没法过了。所以,这天一大早,老布终于鼓足勇气,郑重地向媳妇摊了牌。当然为离婚,老布把条件也压到了没法再低的境地,房子、车子都不要,收废品的摊子他也布置好,将来也准备交三丫支应,老布的意思,除自己留点现金用外,其它统统归三丫和正上大学的女儿,这条件,老布想,就算三丫一时从感情上无法接受,哭一阵闹一阵,很快也会过去,何况三丫这人一向爽快。老布充溢信心。

不过很快,老布就发现自己错了,三丫听罢他的话,没哭也没闹,而是盯着老布的眼睛看了足有三分钟,然后笑嘻嘻一拍老布的肩头,说:“怎么,刚挣下这么一点家业就有了想法,你小子也未免太急了点吧?”说完,竟嘻嘻哈哈上班去了。

不用说,三丫的话是句玩笑,她是根本没拿自己的话当话呀,老布那个急,就甭提了,伸手一摸后背,竟急出一层虚汗……这可如何办是好?

好在,功夫不大,老布就计上心来,他慌忙找来纸和笔,悄悄写了一封长信,主要是奉告三丫自己遇到了一件麻烦事,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离婚,具体啥麻烦事,老布没说,他倒愿望三丫猜,最好是恨自己才好呢。然后笔锋又是一转,说,如果不离,他也没办法,他将准备从此永远消失掉,写到这老布用语已相当强硬,底气也足得不行,最后是奉告三丫,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发一条短信给他,他会马上回来办离婚手续,并一再声明不要找,找也找不到。写好信,阿P把手机一关,便悄然消失了。

周城故事

接下来,老布就是躲到了一个地方等,他就是要给三丫一种活不见人逝世不见尸的感到,老布清楚,三丫最受不了的也正是这个,嗨,为潦攀离婚,他现在也只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不过,老布也做好了从此永远消失掉的准备,如果三丫坚持不离婚的话。

果然,两天还不到呢,老布打开手机一看,一条短信早在那儿趴着呢,老布不由一阵兴奋,可再一细瞧,咦,短信并不是三丫发来的,而是母亲。老布的心便又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老布孝顺,他在信里可是一再吩咐,离婚之事千万不能惊动双方老人,他也信三丫能做到,可这三丫……

不过,看完短信,老布又是长出一口气,还好,母亲在短信里只字没提他们离婚的事,只是问他现在在哪儿,为何不开手机之类,然后奉告他这几天夜里总是梦到他父亲,想让他陪着到他父亲坟上去看看,老布还能说什么,赶紧把电话给母亲打了过去。

父亲的坟地在老家周城,是离小城很远的一个山脚下的小镇,除为父亲上坟,老布很少来这里。这天来到坟地,老布同样是先为父亲坟头添些新土,然后又与母亲一起烧过一道纸,做完这些,老布知道,母亲往往还会在父亲坟前默默地坐一会儿,其实母亲来父亲坟地,估计主要就是想在父亲坟前坐一坐,这次也没例外。母亲坐下来,老布此时也认为浑身如同散了架般难受,也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可也就在这时,就听母亲突然轻声问:“还记得那个‘周城绝柳’的故事吗?”

老布一怔,他想不出母亲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不过这个故事,小时候母亲就多次讲起过,讲得是古时周城一个叫周万的孤儿,一次上山打柴从老虎嘴里救下一位白发老人,白岁老人为答谢他,就把最小的女儿柳姑娘许配给他的故事。老布当然记得。

老布冲母亲认真地点点头,这时就见母亲一笑,持续说:“那时你小,怕你听不懂,所以只给你讲了一半,其实这故事还有一半……”

后来周万发现柳姑娘很会过日子,很快就让他过上了富足生活,可周万却也从此变得懒散好赌起来,柳姑娘逝世劝活劝不听,还开始对 1000 姑娘拳打脚踢,柳姑娘最后实在忍受不了,抉择离去。这天周万游荡回来,发现不见了柳姑娘,便去追,一追追到一座水月庵,只见庵前放着柳姑娘不久前产下的婴儿,却不见了柳姑娘,周万痛悔不已,可婴儿没娘照看不几天就逝世了,从此周城一带便也出现了一种怪现象,这里的柳树渐渐枯萎,新栽柳树也不再成活,后来人们都说柳姑娘是柳树仙转世,周城绝柳,正是柳树仙对周城的一种惩戒啊……

老布的心不由一沉,母亲说话一向婉转,不用说,老人家定是清楚自己与三丫闹离婚的事了,老布低头不语,母亲接着说:“其实在周城,还发生过一件事,也被周城人当故事讲了好多年,不过肯定不会有人向你提起过。”说到这儿,母亲苦笑一下,也不看阿P,就自顾自讲开了——

很多年前,周城出过一个大学生,毕业分到一所中学教书,在那里,结识了同样刚分来的一名女教师,两人一见钟情,很快结为夫妻,婚后也很幸福。可直到四年后,女教师才突然听说在他们结婚前,丈夫在周城老家还曾有过一个相恋的姑娘,而且那姑娘就在她们结婚的当天投河自尽了。女教师当时很赌气,赌咒一定要与丈夫离婚。丈夫听后并没多说什么,只反复说为了他们刚刚三岁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离,女教师不听只是哭。女教师哭了两天两夜,丈夫也陪了她两天两夜,后来女教师睡着了,可当她醒来时,却不见了丈夫,这时,她在心里其实早已原谅了他,可她哪里知道,,就在她睡着的功夫,丈夫竟悄悄回了周城,从当年姑娘投河的地方,同样跳河自杀了……

说到这里,母亲早已是泪水涟涟,老布听得也是目瞪口呆满眼泪花。从前母亲总说父亲是生病逝世的,现在不用问,他也清楚父亲是怎么回事了。可也就在他愣神儿的功夫,就见母亲抹一把泪水,长长叹息一声说:“丈夫走了,可也把无尽的悔和痛,都留给了女教师,让她永远在一种痛悔中受着煎熬啊。”

这话似乎也同时戳到潦攀老布的痛处,就见他如同烫着一般浑身一抖,可一光阴,却又无话可说。

另有隐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