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打开爱的暗门

苗小艾站在夕阳下的沙丘,逆着光,把对我的告白一字字地吐进了黑暗里。

A

曾经,我对一种说话声音和声调的依恋,来自于一个叫苗小艾的姑娘。

那是半年前某个天无任何异象的日子,我提着我的中枢神经烧坏了的汽车导航仪来到电子商城。彼时的电子商城,人迹寥寥,苗小艾正在一堆冰冷的仪器堆里酣然睡觉。我定眼一看,苗小艾别致的造型,超越了我见过的最猖狂的造型艺术,一秒钟就把我的审美体系搞崩溃了。

她的五官像刚爆炸的宇宙,眉若银河,眼似星辰,那张打呼噜的嘴,像可怕的黑洞。加上浑然一身黑衣,让我错觉,有生之年赶上宇宙大爆炸了。于是,我想到了星爷电影里的黑山老妖,那个蠢萌蠢萌到处吸壮年男子阳气,最后被唐三藏一颗土雷炸冒烟的家伙。

不自觉地,我的笑神经全线开火,最终用“哈哈哈哈哈”的方式,唤醒了沉睡的苗小艾。

见到柜台前的我,苗小艾秒变画风,她整理一下头发,指了指我手里拿的导航仪说:坏了吧,是要修呢,还是要换个新的?

我茫然地说,你看着办吧,这里你说了算。苗小艾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导航仪,甩一甩头发说,行,我帮你搞定。

她眼神凌厉,看上去像个很爷们的姑娘。我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被苗小艾誤以为我是被她惊艳得回不过神了。

半晌过后,我摊了摊手,这就完了?她说,要不然呢,还要陪我聊天送我下班啊?我说不需要开个条,交个押金啥的?她说,我苗小艾的名字就是条儿,回你的吧!

B

我刚想转身走,可是又忍不住回过甚来,极力想要说几句什么。

苗小艾似乎认为我要质疑她的专业性,于是眼神肯定地说,回你的吧!

我说你说话声音真好听。苗小艾说,去你的吧!

我说要是每天能听到你说话就好了。苗小艾丢给我一张名片说,滚你的吧!

手里拿着苗小艾给我的名片,我承认,我几乎被她的声音催眠,进而被修改了审美取向,认为苗小艾其实也挺耐看的。

自打跟苗小艾相识之后,我的舌头就一直在超负荷地工作着,同时耳肌对环绕立体声的捕捉更加敏感,脑海里的苗小艾在一天天地变得美好。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你对这个世界一切人和物的评价,不知道是眼睛说了算,还是心说了算。反正在这里,成了耳朵说了算。在没日没夜跟苗小艾微信电话里瞎聊天的这几天,我已经断定苗小艾绝对是那种万中无一的好姑娘。

我说,哎,你那么黑,我怎么还停不下来跟你凑近乎呢?苗小艾说,小时候家穷命苦,总捡煤球,落下的病。我和苗小艾的关系,就这么在无线电波里升温了。半个月后,当苗小艾说导航仪修好了的时候,我们顺理成章地约了一饭。

C

在餐厅的水晶大灯下,那晚的苗小艾脸色绯红,根本跟我初见时判若两人。

几杯酒后,我问苗小艾,你怎么会混在电子商城里卖导航仪呢?苗小艾还清醒,说,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苗小艾举于市,你小子不懂。

又几杯酒后,我问苗小艾,你怎么修个导航修了半个月?苗小艾微醺着,说,一旦你动了心动了情,日子总会过得很慢。

饭店快打烊了,酒瓶倒得七纵八横,我问苗小艾,你怎么不找个男票呢?苗小艾已经醉了,头埋下去,不停地哼一首歌。

我走过去扶起苗小艾,往我的屌丝级熊猫车里走,不想苗小艾刚醉眼迷离地坐进车里,就用一招仙人敬酒锁喉扣拿住我的脖子,然后又一招擒腕击胸醉吹萧,妥妥地把我给吻住了。

我礼节性地挣扎了一下,暂时放下讲究苗小艾醉拳渊源,报仇一样又回吻了过去。然而令人为难的是,几分钟后,苗小艾推开我,哇一口,吐了我一身。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说了一句“好恶心”。苗小艾瞪了我一眼,你说啥?苗小艾的脸瞬间变色,一拍桌子晃晃悠悠地打开了车门。等我回过神来想去追,却看见她早已扎进了的士,消失在城市的夜色中。

我无数次拨打苗小艾的电话,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苗小艾显然还醉着,她说,你刚才非礼了我是不是?

我说嗯。她说你刚才是不是舌吻我来着?我说恩。她说,你是不是说我恶心?我说额……苗小艾说,那你滚吧,就挂断了电话。

D

我的心不是个滋味,我知道苗小艾从“滚你的吧”到“那你滚吧”这意味着什么。我可能危害到了苗小艾,但我不知道该如何补救。那天晚上,我在酒精麻醉下睡去。半夜梦见我孤独地站在城市的中央,四周的建筑一座座地倒塌,最后变成了一片沙漠。

苗小艾站在夕阳下的沙丘,逆着光,把对我的告白一字字地吐进了黑暗里:我走过了太多恶浊和泥泞,想给你一片树荫,你却不领我情;我想拼尽全力,让你告别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苦难和艰涩,你却这么嫌弃我。你太让我失望了!

宿醉梦醒后,我第一光阴去找苗小艾,她工作的地方,她生活的地方。可是一无所获。我意识到我可能失去了苗小艾。一想到这辈子再也不能听到苗小艾的环绕立体声了,我就心生惶然。

这段光阴苗小爱用另一种方式暖和了我。我知道,我不是缺人疼才对苗小艾差别对待,她的身上确凿有股吸引我的东西,但具体是啥,我又说不清楚。我不能让她消失在梦中的沙漠,我要找回她。可这个世界这么大,就算苗小艾目标再大辨识度再高,对我来说也是大海捞针。

看到被苗小艾修好了的导航仪,我心伤感,动作缓慢地把它装在我的小熊猫上,车一启动,导航仪突然传来苗小艾的声音:你好,从今天起,就有黑妹为你导航。用得爽,你就爽着,用得烦,你就忍着。

我霎时精神一震,突然想到,在跟苗小艾煲电话粥的日子里,她好像跟我提到过最向往的是在某个清静的小镇,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这句话像救命稻草一般点燃了我,没错,我要去寻找苗小艾。

E

听着苗小艾的声音通过导航仪一路磨叨,我的心里劝慰多了,我认为苗小艾不会消失在我的世界里,至少有她的声音会一路伴着我。

原来苗小艾花了半个月的光阴,为我私人订制了一个导航仪,我认为她应该去做电台播音,给导航仪配音实在可惜了。

这一路我想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外貌和肤色,苗小艾的心坎里,一直藏着自卑。所以她听到我说恶心,反应过激了,一定是这样!对不起,苗小艾,你可能不如别人一身媚骨,但你迷一样的声音和才华,深邃到足够一个平凡之辈探索一生了。

从她最喜爱的歌里,我能听出苗小艾对这个世界的不屑。车窗外,红花、绿树、苍山、蓝水,还有凄凄的雨飘过,我要和苗小艾合力鄙視这个浅薄的世界。雨刷一下一下,擦清了我和苗小艾短短不到一个月所有过往的细节:苗小艾说过,我虽然黑了点,但耐看啊!我虽然胖了点,但这说明我做得一手好吃的,再说了,我要是真瘦下来,那可是一道黑色的闪电!

苗小艾还说过,如果我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愿望我爱的人打开我设置的暗门,找到我。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白头偕老,,面朝大海,笑到花开。

脑海里苗小艾的话语,像说给我一个人的情话。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