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爱情感冒了

原来,她一直是个好姑娘。只不过在过往的爱情里,爱到失去了自我。

可我只喜爱你呀

赵桐在毕岩的世界里,招摇过市地混了三年。

然后,他们一起去了上海。学校分辨在松江大学城和五角场,见一面几乎要横穿魔都。大部分时間,都是毕岩来找赵桐。

一起去吃街头的美食,看午夜场的电影。也会在学校门口的宾馆开个房,一本正经地在两人中间放个枕头。像极了刚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舍不得吵架,舍不得赌气。

赵桐原先以为,他们会这样一辈子腻歪到老。

可自从毕岩当了广播站的播音员,他的人生好像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系里的晚会,市里的主持人大赛,哪里都有他。毕岩的声音很好听。听他说话,像走在静谧的树林里,听潺潺流淌的泉水。当初明明是她鼓动他报的名,现在赵桐却认为,像是把自己最可贵的东西拿来和全世界分享了。

有天,她去学校找毕岩,毕岩正在台上和漂亮的女同伴对台词。赵桐远远地看着,一颗心黯淡下来。以前那个有点呆头呆脑的男生,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那么好看了呢?只不过是刮了胡子,换了发型,却仿佛在一夜之间成了眉目清朗而又自信满满的少年。而她,却还是那个平凡的小镇姑娘。

毕岩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毕岩,有不少女生围着他。赵桐有点小焦虑。心底的不安不小心裸露出来时,毕岩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地说:“别的姑娘再好,可我只喜爱你呀。”

他的和顺向来都是这样滴水不漏的。

熄灭在他的和顺里

毕岩的同伴,叫王晓咚。

赵桐第一次见她,心里“哗啦”一下,卷起了千层浪花。怎么说呢,王晓咚是那种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姑娘,但你就是没法不注意到她。她长得高高瘦瘦,留波浪大卷发,涂浓浓的口红,明明是呆在云端的女神,却非要和一帮男生在大排档咕噜咕噜地喝啤酒,大口大口地吃肉,看起来有种格外的健壮和诚心的漂亮。

毕岩说起王晓咚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赵桐心有戚戚,在地铁里跑得更勤快了。她有点儿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拿自己没办法。

打电话给毕岩,毕岩不是在广播站和王晓咚录节目,就是和王晓咚在食堂吃饭。赵桐一急,朝毕岩嚷:“你俩为什么老是在一起?”毕岩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吃醋了?”

赵桐顿时就委屈得掉了眼泪,毕岩这才慌了神。他从宿舍被窝里爬出来,赶最后一班地铁去找赵桐。在她的宿舍楼下,毕岩一把抱住她:“傻瓜,瞎想什么呢?”

她就这样毫无招架之力熄灭在毕岩的和顺里。只是,一旦看不到毕岩,那些不安和恐慌又扑面而来,淹没了她。

赵桐开始悼念以前的毕岩。高一那年,毕岩父母离婚。他每天打游戏看小说,说不上来的颓废。16岁的赵桐,依恋这种颓废的忧伤。她屁颠屁颠地跟在毕岩身后,硬是一点点抚平了少年的忧愁。

两人顺理成章地恋爱。那时许岩的眼里,只有她。而现在,毕岩的生活里多出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譬如王晓咚。

赵桐没办法撵走王晓咚,还得表现得很大度,于是患得患失得厉害。只好不停地吵架,不停地分别,又不停地和好。

渐渐有些疲惫。

和顺的人往往最无情

到底还是熬到了大学毕业。

王晓咚去荷兰留学,赵桐暗自松了一口气,像是消除掉了爱情隐患,从此天下太平。她和毕岩在田林路租了个老公寓,住在一起。

毕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视频网站当出镜小编,怎么看都有点大材小用。不过毕岩运气还不错,不久后竟然接到SMG的电话,顺利进了电视台。毕岩说,是人事在网站上看到他的视频,挖他过去的。

那天晚上,赵桐特意烧了基围虾和昂刺鱼,两人吃得很满足。她以为,这就是他们往后的生活,朴实,简单,却快乐。

可有一天,赵桐半夜醒来。隐约听到毕岩在卫生间压着声音接电话,她的一颗心顿时被轰得七零八落。下意识地从床上爬起来,冲向卫生间。

毕岩有些支支吾吾地解释,王晓咚心情不好,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有别的意思。然后他又说,其实电视台的工作是王晓咚托关系帮他引荐的,作为朋友,他至少应该陪她聊聊天。

赵桐轻轻“哦”了一声,心里却再也淡定不起来,好像哪里都有王晓咚的影子。她陷入新一轮的挣扎与猜疑。吃醋、丢东西、摔杯子,也还是填补不了心里那个巨大的黑洞,渐渐就有了一种无力感。同样无力的,还有毕岩。这个向来和顺的男人,绝望地问她:“我要怎样做,你才干信任我?”

赵桐回答不了他。这个叫王晓咚的姑娘,让她丢失了整个的自信。

最后一次分别是赵桐提出来的。以前她说过无数次,只不过这次,毕岩默然了很久后,缓缓地说:“好,我听你的。”

她活力地连夜收拾行李,可看到两人一起选的窗帘,一起从超市搬回来的碗碟,想起两人一起描述过的未来,,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掉。她心里盼着毕岩说一句“别走”,可天都快亮了,毕岩还是什么都没说。

原来和顺的人,往往最无情。他说分别,那就一定是分开。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