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仰望星空

我家是镇上一户很普通的人家,家中四口人,我,我哥,我爸,我妈!我上初中,我妈在家照应我的饮食起居,我爸在煤矿里工作,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哥初中毕业后就去福建打工了!

周五放学一回到家,就听到我妈的抽噎声,原来我哥在福建工作出了车祸,第二天,我妈拿了500块钱给我,说:“东娃,我要去福建照看你哥,你一个人在家要按时吃饭,别整天吃泡面,这么大个人了,自己也晓得煮饭了吧……”说着,她的眼睛有些发红,我不说话,只是一味地点头!

我妈走了,我一个人到菜市场买菜,以前偶尔会和我妈一起来菜市场,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来到买菜的摊子:“青椒多少钱一斤啊?”

“两块钱一斤,炒肉最好了,,又香又脆,买点吧!”老板如斯说道!

“便宜一点吧……”我说!

“青椒都是这个价,不少的……”老板说!

“那我不要了……”我刚转身,老板连忙喊到:“一块五一斤,这是最低的价格了,我都赚不了什么钱!”

买好青椒,然后又买了半斤猪肉,我拿着猪肉到刚才买青椒的地方称了称,发现只有四两,我跑到猪肉老板摊前,赌气的说道:“我买半斤猪肉,这里只有四两!”

老板摊前还有两个人正在买猪肉,听我这么一说,鄙夷的看了看卖猪肉的老板,转身走了!

老板脸色有些难看,只好又添了一块肉,补足了半斤!

回到家中,便开始炒菜,难闻的油烟把我呛得直咳嗽,不过最后终于把菜炒好了,味道不怎么好,能吃就行…………总觉得很简单的事,到自己来做的时候,才知道其中的辛酸!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我妈回来了,她的脸很憔悴,我哥也回来了,他的脚还没好,走路一瘸一拐的!

我妈回家不到一个月,又是一个噩耗传来,我爸在煤矿工作出事了,手受了伤,我妈哭得很厉害,不管我和我哥怎么劝慰,怎么说,怎么做,都没用,那一天,她一夜未眠,哭了一宿,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

我妈又走了,去医院照应我爸,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我爸出院了,和我妈都回到了家里,恰好我中考收场,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我考上的那所学校很普通,按我们班主任的话说:“那学校是爱情的摇篮,里面的人都不是读书的!”我妈骂我不争气,我除了默然,还是默然……

我妈花了高价,让我进了市里的一所私人学校,家里原本不富足,再花高价,家里的累赘又重了!就这样上了高中,我住校,很少和家里联系,一天,我表妹奉告我说:“你妈在市里医院,你去看看吧……”

我对市上不熟,我表妹是市里的人,她带我去了医院,我来到医院,全部人僵住了,那是一所精神病院!我怀着忐忑,进了医院,爬到了三楼,门开了,是我爸,几个月没见,他老了很多,那染的黑发又白了,那笔直的身影,也有些弯曲了!

“妈怎么了?”我问!

“你妈反省出是精神决裂症!”我爸说!

他领着我,来到了我妈的病床,我妈还在睡觉,我仔细的打量起她的面庞,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团,脸上有些浮肿,嘴唇一片乌青,全部人萎靡了好多,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感到鼻子很酸,眼睛很涩,她醒了,看到是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东娃,你带妈走,妈没病!”

她的声音沙哑,眼睛里充溢了祈求!

她搂着我的胳膊,走出了病房,我爸去拉他,被她甩开,她朝我爸吼道:“你就是想害逝世我,我没病,你把我关到这个鬼地方!”

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胳膊,就像我小时候紧紧的搂着她的胳膊一样,这样会有安全感,几个医生过来了,把我妈和我分开,她哭着喊着,我的眼泪,一滴一滴掉了下来!

出了医院,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我抬头望着城市上空的混浊,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吐出,试图吹散那让人压抑的阴霾,阴霾之后,是一片残暴的星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