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青春夕子

紧张的毕业联考就要开始了,奋战了四年,就为这紧张的期一、期二、期三考,原本这周六有漠子举办的毕业趴,为了联考我也回绝了;现在自己想来真是不怪漠子说我老古董,也难为情我的一句“那镶的假牙都快掉光的趴,年年都办,倒不如留着资金支援灾区来的划算。”惹了一肚子气踉跄离开的漠子。这天早上,收到了从海南寄来的信.当辛苦的快递员帅哥把Ems信笺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僵了好久不敢信任等了大学四年的回信还是收到了,真是让人出乎意料的答案。这时我想起了被我回绝的漠子,原来回绝她真的会对我有影响,即便我原以为在这四年里我没有交过朋友,只有那个一厢甘愿的热血漠子围着我转罢了;所以如果漠子知道我收到回信,铁定会笑的像一朵花那般的绚烂,想到这我草草将信略了一遍便忙得放进了抽屉。晚上漠子回来,嚷嚷着假期要去看演唱会,边嚷嚷还边把挂历涂的一麻黑,我满以为她会叫几个朋友来打牌,像这样虐挂历的情景是我勉强能够接受的,所以也就没有搭腔。漠子回来后没多久,宿舍的门铃突然响了,和漠子深情对视了一眼后,我便心领神会地去开了门;门开的一刹,我似乎是惊呆了,甚至忘了先过下猫眼也不迟,只是现在眼前的这个人让我寸步难离……

“请问夕子是住这里吗?”(好陈腐的对白,我心里惊呼着)半晌漠子见我没回答,循着话音来到门口,一眼认出了门外的威Lin,她轻轻答到“是啊。”威Lin兴奋的对着我说“那你是夕子,我好想你。”漠子听到,踌躇的看了我一眼说“什么啊,我才是夕子,她是漠子。”我听出了这漠子的口气变味,便招呼了大家进屋。进了屋,威Lin说“我寄给你的信快递公司说上午已经签收了。”漠子回答“什么信,没有收到什么信啊。”我感到好象瞒不住,别别扭扭的把信从抽屉拿出来,威Lin大概感到到气氛很不融洽,看看我又看看漠子,然后说“夕子奉告我的她是睡在左边这铺。”漠子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了,她从床上跳起到地板指着威Lin破口大骂“还好姐姐四年来只给我见过一张男人的脸,还是从照片上,就这样我都把你这负心汉记得了;现在你居然好意思问‘哪一个是夕子’,几年不见,你可是变更大了,连不是一个娘胎出来的姐俩都能认成是一个人。幸亏我这人性子泼烈,如果是换了别人这顿骂你也就躲过了,落到我手上,也就是骂你个几句不中听的,落在他人那,真指不定怎么回事呢。”这话听的威Lin一头雾水,只是他也没敢回驳,笑了笑说“确凿是变了,挨着夕子以前的话,今天这门我都进不得。”

我看着他俩突然有点无聊,只是现在也不能走开,所以只好加入话题“四年前的信上,我的确有着毕业以后去投靠你的计划,只是信寄出后一直没有音讯,之后的日子我也经常自嘲用那么土的方式表达了我的心;直到今天早上收到回信,我以为我有了答案,结果我更加泥足深陷了。”威Lin听到我的回答说“作为我这样的角度,我只是愿望我们关系在真正稳固时才给你回覆。”漠子听到这问要不要留点空间给我们,我摇摇头示意漠子不必,然后对着他俩说“我知道等的光阴有点长,但我觉得这不晚,哪怕今天我也还在为毕业联考作准备。还没到终点,就不是收场。”我哽咽着持续“我想我愿意持续和威Lin在一起。”

话音落下,我瞬间佩服了自己,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漠子还是那不怀好意却又暖和的笑。只是四年前的我,不是只有漠子这样的孤独,回忆里充斥的也都是和威Lin的一切,,依稀记得仿佛那时的天都还湛蓝湛蓝地;不过刚才我也粗糙的考虑了到底是威Lin一个人失意还是我一个人失忆,即使我多么不想和蜿蜒故事里的女主角一样经历分割的命运,但今天还是一样无助的只能坐在镜子前持续欣赏、制造自嘲。倘若今天没有仁攀来拆穿伪装,我只怕是会逆来顺受的眼见着威Lin把漠子带走,就像现在我答应了威Lin的答应,也不过是被剽窃过后的理智。就像人为什么要活着一样,对于一个人的我来说,这是被选择的青春,哪想最后漠视了细节。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