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母亲的萝卜是味药

母亲萝卜是味药

秋天,萝卜开始陆续上市了,不禁想起母亲的萝卜来。

记得我童年的时候,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萝卜赛人参”。她说萝卜浑身是宝,比如萝卜的种子能消食化痰,叶子能止泻,就连结籽老逝世的根,也能利尿退肿。

那一年,外公得了慢性脑血栓。母亲不知道从哪里讨来的方子,说要给外公食补,让外公多吃红萝卜。还硬把外公送回乡下,,说外公得了富贵病,就不能让他清闲。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送到乡下劳动,当时的我还曾暗地里叽咕过母亲的无情。

一年后,母亲从乡下接回了外公,外公的气色好多了。他兴奋地对我说:“还真亏你妈逼我吃红萝卜,这次体检,我的身体各项指标都趋于正常了。”外公说他在乡下认识了一个老中医,询问了吃红萝卜是否有利于他的病,老中医说:从中医角度来说,红萝卜可以补心、活血养血,对心脑血管患者益处多多。外公向母亲竖起了大拇指。

母亲开始自己栽植萝卜,她收集来几个被人家废弃的大浴盆,填上土,撒下种,浇足水,不多时,萝卜苗出土了,母亲很兴奋。每天闲暇时候,母亲都要去看萝卜是不是长高了,是不是需要浇水、施肥了……

母亲种了三种颜色的萝卜:红萝卜、白萝卜、胡萝卜。

母亲逼着我吃胡萝卜。对我这个“肉食动物”来说,那可真是件苦楚至极的事。我极力反抗:“我正在长身体,你不能把我当兔子养!”

母亲说胡萝卜含有大量的胡萝卜素,能给人补充氨基酸和钙、磷、铁等,它对保护视力、促进儿童生长发育很有赞助。但小小的我还是恐惧胡萝卜吃多了,会变成一只兔子。

当然,母亲也不是天天给我们吃萝卜,她调整着给我们做菜,但每个星期,都离不开一顿萝卜。

后来,我渐渐喜爱上了萝卜,特别是用萝卜调制的小咸菜,比如萝卜干、萝卜丝……甜辣相间,脆爽宜人。

母亲用心把萝卜烹调成一款佳肴,让我们一家人吃后神清气顺、胃肠舒服、口舌生津。

母亲的萝卜更像一味药,她用亲情做药引子,让我们的生活这样健康、温馨,色香味俱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