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失明以后

走出医生办公室,,我的未婚夫基恩紧紧搂住我说:“你的眼睛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们还要准备婚礼呢!”他用手指擦去我脸颊上的泪水。

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关怀,但医生刚才说过的话仍在我的脑海里翻腾。借助强光灯,医生观察我放大的瞳孔,奉告我:“你的视网膜受到了损害,不可逆转!”我的掌心汗湿了,心“扑通扑通”乱跳。“你要有心理准备,”医生说,“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失明了。”

我靠在基恩身上,有他做坚强的后盾,我感到好多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能看见,我正在热恋中,期待的婚礼即将来临。

几个月之后,婚礼如期而至。我对将来充溢愿望,但九年后,眼科医生的预言变成了不幸的现实,我的视力变得越来越差。我坐在基恩身边,对他说:“我得奉告你一些事情。”他关掉电视,转身问我:“怎么啦?”

“我恐怕不能开车啦,我的眼睛的确出问题了。”

基恩对此并不感觉惊讶,因为最近我总是跌跌撞撞,甚至下楼的时候经常踩空。我和他都有某种预料,但要承认这个事实真的很难。

又过了一段光阴,我看任何东西就像从钥匙孔里向外看一样。

紧接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一觉醒来,我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我终于完全失明了。以前那些驾轻就熟的家务活我现在做起来要花两倍的光阴,但基恩总是很有耐心,洗衣服的时候,基恩帮我区分不同颜色的衣服。“亲爱的,你可以在这些白色衣服中加一点儿漂白剂。”他不失机会地提醒我,把装有漂白剂的小瓶子递到我手里。我无法遵照菜谱做菜,而是根据自己的感到和口味做,可基恩和儿子们都说我做的菜好吃极了。

十几年过去了,这些年来我们这个家庭有过失去亲人的悲痛,有过经济拮据的一筹莫展,生活中艰难的每一页都记载在我们心里,但我们手挽手地面对所有的不幸和艰苦。

在婚姻这面镜子中,我看到了基恩那颗金子般的心。每次上班之前,他总是拥抱我,和我吻别。外出就餐时,每当我说“这饭店里似乎有点冷”,不一会儿就感到到身上多了一件毛衣——这是基恩刚才跑回车上给我拿的。吃完东西,基恩总是第一光阴递上纸巾让我擦嘴。我能从无数细节中感受到他对我的爱。他说得最多的话是:“亲爱的,你在家里好好休息,这件事情我来做。”或者是:“我读点东西给你听吧,怎么样?”

有一次,他给我读了很长光阴的书后突然停下来,在静默之中我问他:“你在想什么?实话奉告我,这个时候你是不是特别愿望你的妻子没有失明,这样你就不用付出这么多了?”

默然了一会儿,我听见他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此时此刻我在想,如果失明的人是我,你对我肯定比我现在对你还要好。”

那天晚上躺在丈夫身边,枕着他强壮的胳膊,听着他有节奏的呼吸声,我百感交集,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我深爱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用整个的爱和理解让我过得像女王一样幸福。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