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离婚前一个月 请你每天抱我出门去

与妻结婚的时候,我是将她抱过来的。

那时我们住的是那种一家一户的平房,婚车在门前停下来的时候,一伙朋友撺纵着我,将她从车上抱下来,于是,在一片叫好声中,我抱起了她一直走到典礼的地方。那时的妻是丰盈而成熟的娇羞女孩,我是硬朗快乐的新婚男人

这是十年前的一幕。

以后的日子就像是流水一样过去,要孩子,下海,经商,婚姻中的熟视无睹渐渐出现在我们之间。钱一点点地往上涨,但感情却一点点地平下去,妻在一家行政机构做公务员,每天我们同时上班,也几乎同时下班,孩子在寄宿学校上学。在别人看来,生活似乎是无懈可击的幸福。但越是这种僻静的幸福,便越容易有突然变更的机率。我有了她。

生活像水一样乏味而又无处不在,哪怕一种再简单的饮料,也会让人认为是一种真正的享受。她就是露儿。气象很好,我站在宽大的露台上,露儿伸了双臂,将我从后面紧紧抱住。我的心再一次被她感情包围,几乎让我无法呼吸。这是我为露儿买的房子

露儿对我说,像你这样的男人,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我忽然想起了妻,刚刚结婚的时候,她似乎说过一句,像你这样的男人,一旦成功之后,是最吸引女孩子的眼球的。想起妻的聪明,心里微微地打上了一个结,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不起她。但却欲罢不能。

我推开露儿的手,说你自己看着买些家俱吧,公司今天还有事。露儿分明地不兴奋起来,终究,今天说好了要带她去买家俱的。关于离婚的那个可能,已经在我的心里愈来愈大起来,原先认为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竟然渐渐地能在心里想象成可能。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对妻子开口,因为我知道,开口了之后必定要危害她的。

妻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她依旧忙繁繁忙地在厨房里准备晚上的饭菜,我依旧打开电视,坐在那里,看新闻,饭菜很快上桌,吃饭,然后两个人在一起看电视,或是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发会儿呆。想象露儿的身体,成了我自娱的方式。

试着对妻说,如果我们离婚,你说会怎样?妻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似乎这种生活离她很远。

我无法想象,一旦我说出口时,妻的表现和想法。

妻去公司找我时,露儿刚从我办公室里出来。公司里的人的眼光是藏不住事情的,在几乎所有人都以同情的目光和那种掩饰的语言说话的时候,妻终于感到出了什么。她依旧对着我的所有下属以自己的身份微笑着,但我却在她来不及躲闪的一瞬间,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危害。

露儿再次对我说,离婚吧何宁,我们在一起。我点头,心里已经将这个念头扩到非说不可的境地了。妻端上最后一盘菜时,我按住了她的手。说我有件事要奉告你。妻坐下来,静静地吃着饭,我想起了她眼神中的那种危害,此刻分明地再一次显出来。突然间认为自己有些不忍,但事到如今,却只能说下去。咱们离婚吧,

我僻静地说着不僻静的事。妻没有表现出那种很特别的情绪,淡淡地问我为什么。我笑,说:不,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离婚。妻的态度骤然变更起来,她恨恨地摔了筷子,对我大声说,你不是人!

夜里,我们谁也没理谁,妻在小声地哭,我知道她是想知道为什么。但我却给不了她答案,因为我已经在露儿给我的感到里无法自拔。我起草了协议给妻看,里面写明了将房子,车子,还有公司的30%股权分给她。写这些东西时,心里是一直怀了对妻的歉疚的,妻愤愤地接过,撕成碎片儿,不再理我。我感到自己的心竟然隐隐地有些疼起来,,终究是一起生活了十年的爱人,所有的和顺都将在未来的一天变成陌路一般的眼神,心里也有些不忍,但话一出口,终究是来不及收回的。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