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幸福因为有你在

1

徐薇婷扛偏重重的一包衣服下楼时,延森正在吃面,看到她就慌忙放下碗,迅速沖到门口,扛过袋子:“姑娘家拿这么多东西,不嫌累?”

徐薇婷和延森都是在深圳求生存的异乡人,租住在老旧的居民区,她住4楼,他住3楼。他吭哧吭哧扛着袋子到楼下,徐薇婷就连声道谢,让延森把袋子放下,剩下的她自己来。她知道延森对自己有好感,但她不喜爱他。

延森似乎看不懂徐薇婷的情绪,仍旧在原地站着,笑嘻嘻地说:“没事,等你把车子拉出来,我帮你把袋子扛上去。这东西沉,你搬不动。”

徐薇婷是在夜市摆摊的,每天日落时骑着自行车把货物搬出去,深夜时再搬回来,如此往复。可今天来了新货,东西特别多,没法用自行车运。延森主动请缨说:“用我的皮卡车运吧。”“你还没吃完面呢。”徐薇婷还记得那碗被孤零零丢下的面。

“这会儿正是开市的光阴,要是错过生意多不划算,走吧,我帮你。”延森不由分辩地把袋子放到了他破旧的皮卡车上,拍了拍副驾驶座:“上来啊,还愣着干啥?”徐薇婷上了车,心里却认为自己有点可耻,不喜爱人家却还让人家帮忙,有点利用的嫌疑。

2

徐薇婷的生意越来越好,自行车不够用了,延森成了她的司机,但他不肯要一分钱。于是,房东来收房租的时候,徐薇婷就把延森的房租给缴了,当是车费。

延森得知后,在送她去夜市的路上,情绪有些沮丧:“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事,你一定要算得这么清楚吗?”“你要攒着找女朋友啊,别花在我身上。”徐薇婷一句话堵得延森说不出话,他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言外之意。

徐薇婷以为,这之后延森的态度会变得冷酷些,可他仍旧我行我素地对她好。徐薇婷对朋友说,就算延森把她宠上天,她也不会有任何动摇。可话刚说出没几天,她就食了言。

那天,她在夜市碰上无赖,非要拿着一件在别处买的衣服让她退,不肯退就找仁攀来闹事。她翻了一遍通讯录,却发现能找的只有延森。在电话拨出10分钟后,延森就赶了过来,与那帮无赖对峙,而徐薇婷被他紧紧护在身后。在回来的路上,她第一次认为,延森的那张脸那么好看。但只是瞬间的心动,很快又被她否定了。

那晚之后,徐薇婷总是不自觉地关注延森,听到楼下放音乐,会去查是什么歌;听见楼下传来声响,会发微信问他有什么事。

一天,她听见一声巨响,在阳台喊了几声没回应,就赶忙跑下楼。原来延森滑倒磕破了腿,她慌忙询问碘酒在哪儿,要亲自给伤口消毒。延森站在原地发愣:“你是在担心我?”不可置信的眼神里流露出兴奋,仿佛被冷落了很久的孩子终于吃到了一颗糖似的。

3

徐薇婷有自己的担心,延森人不错,可跟她一样贫穷,两个人如果在一起,那就意味着贫穷的二次方,生活不会如意。延森似乎意识到了徐薇婷的顾虑,有一次对她说,咱们挣到足够的钱再恋爱。

从那之后,延森开始打两份工,早出晚归。有时候天刚蒙蒙亮,徐薇婷就听见楼下洗脸刷牙的声音,一会儿皮卡车就开动了,她起身站到阳台,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皮卡,心里有一块坚硬的地方正在变得柔软。

延森和徐薇婷的努力,渐渐有了起色,他破旧的皮卡换成了崭新的商务车,她也在商贸市场租了一间门市店,再也不用每日扛着货物奔走。徐薇婷认为,是时候恋爱了,她等着延森告白。可她还没有等来告白,却等来了曼妮。

曼妮是延森的前女友。最近延森经常和曼妮见面,徐薇婷的心里满是焦虑。

一天,延森打来电话,让徐薇婷过去吃饭,说曼婷有事跟她商量。徐薇婷在电话里就直接发飙:“你跟前女友约会,找我这电灯泡做什么?”电话那端的延森,默然了好几秒,忽然笑了出来:“你不会是在吃醋吧?快来,有正事。”

徐薇婷还是去了,原来,曼妮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延森想帮徐薇婷开发电商的渠道,就找曼妮帮忙。曼妮打趣她:“我当初没抓住的好男人,你可千万别丢了。”徐薇婷攥住了延森的手,笑着对曼妮说:“我们办婚事的时候,一定给你发喜帖。”

她这话一出,曼妮和延森都笑开了,延森眼神里隐隐闪过一丝狡黠,敢情就是故意拿曼妮刺激她的。不过,对徐薇婷来说,现在只要幸福在手,其他一切都不首要了。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