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老婆是租来的

降低择偶标准,从一场“交易”开始的相处历程,会产生出其不意的效果。

签一份无效协议

“你好,我是俞小凡,叫我小凡就好。”俞小凡到处旅行,阅人无数,只瞥了坐对面的赵山一眼,就嗅出了对方的疏离和警惕。

赵山看了她几眼,长相一般,但比之前面试过的几个应征者大方、干脆,而且没有用看鲜肉的眼光看自己。就她好了,他奉告自己,并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份协议推给俞小凡。

这份协议在法律上几乎是无效的,租女友回家过春节这种事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但是签了,似乎双方都能安心一些。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资料里没有写。”赵山的语气变得和蔼了一点。“我刚刚收场一趟长途旅行,目前正在找工作。之前是做平面设计的。”小凡如实回答。赵山抬了抬眉,“你喜爱旅行?”“嗯,我是背包客。之前也帮旅行社做过不少体验性的旅行。”小凡翻着手上的合同,用余光打量赵山的表情,他正端着咖啡往嘴边送,垂着眼睑,看不出喜恶。

赵山发给她的资料里,有着几乎完美的个人档案,刚过而立之年,名校毕业、外企高管,长得也十分端正。“你条件这么好,会没有女朋友?”她半开玩笑地问。“没找到适宜的。”他放下咖啡,不想多说自己的感情,点点协议书,“如果不介意,能不能在上面写明自己同意交易的理由?”

俞小凡翻到“应聘缘由”一页,一笔一画写下答案:“春节无去处,以前也习性了旅途中住陌生人家,这个工作又有报酬又能免费旅游。”

签完名,双方交换协议书,赵山起身准备离开。俞小凡“咦”了一声,“不需要领会一下对方的情况,免得回你家时穿帮吗?”赵山顿了一下,有些古怪地回头看她,“协议里都说了,回头我们把自己的情况发邮件交流。”

原来是情商低

俞小凡开始后悔应下这件事。她自小父母离异,他们又各自成家,春节回哪边家都为难,干脆每年都出去玩。后来看到这条“招聘临时女友”启事,认为只要付出三天光阴就能又有钱拿又有地方去,最后还一拍两散没有心理累赘,是比掉馅饼还好的事。

可如今看来,钱挣得不轻松。赵山为人眼光高,做事周密,又有点傲,是她不喜爱打交道的类型。而且他家里人好不好相处、会不会让自己受气?难说。

第一印象不太好,回去的路上,赵山的一举一动,俞小凡都忍不住要在心里嘀咕两句。比如她背了一个沉重的相机包,单反、镜头、三角架,塞得满满当当,可赵山没说帮她一把,反而分出自己买的年货让她拎着,“这样才像。”他轻描淡写地叮嘱。上了飞机,两人也没怎么说话,各自翻看自己的手机

但俞小凡没料到,这么一个冷面人却有那么一对热心的父母。刚一进门,赵妈妈便递上拖鞋,“外面冷,快进来。”又帮她取下背包,一拎上手就嚷嚷起来:“背包怎么这么重啊,赵山你怎么不帮小凡提着!”赵山转头,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不说啊。”

原来不是性子冷,是情商低。俞小凡腹诽,就这眼力劲,难怪找不到适宜的。

假戏换真心

妈妈之前托亲友给儿子介绍了不少相亲对象,结果屡被投诉,说赵山说话刻薄、眼光高、还歧视女性。“一个个都那么作,看着就倒胃口。”他还一本正经地冲父母抱怨。所以儿子主动带回来的女孩子,一定要注重。

过年要包饺子,俞小凡是南方人,不会包,就算会,几年没回过家,手艺也派不上用处。赵妈妈乐呵呵地教她,可惜包了几次,饺子都不成样儿。她顺势拉近“小两口”的关系:“让赵山教,你们年轻人知道怎么交流。”小凡半是羞涩半是心虚:老人家都恨娶成这样,难怪雇主要花钱雇人演戏了。

假戏换来的真心太容易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赵妈妈煮好了饺子端上桌,又特地给俞小凡多端了一碗汤圆,“你叔叔说你是南方人,除夕都是吃汤圆的,特地叫我一定要给你做上。”

她点点头,鼻头有些酸。所谓家的暖和,其实就是年夜饭时有人记着你的喜好吧。

最好的春节

年饭吃到正酣,赵妈妈笑眯眯地问到:“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啊?”这个问题两人早就对过,“年初在黄山旅行时认识的。”这事儿不全是谎话,两人确凿都在3月份去黄山玩过,只不过没真的碰到过对方罢了。

“小凡很喜爱旅行,自己一个人去了好多地方,去年在欧洲转了一个多月呢。”赵山实话实说,第一知道眼前这个瘦巴巴女孩子只身走了那么多地方,爱慕也佩服。“而且只花了六千多块钱。”俞小凡嘻嘻笑着补充,这是她最高傲的一点。“哦呦,小姑娘这么厉害啊,那里好不好玩?阿姨也能去吗?”小凡头点得飞快:“当然可以啊,,阿姨,我可以帮你做攻略。”

俞小凡从没在春节期间说过这么多话,她感觉高兴。也不是没在陌生人那里得到过暖和,可是春节不一样,团圆的节日,她以陌生人的身份轻易就融入了一个家庭,像亲人般彼此家常、寒暄。

她主动收拾了除夕夜的碗筷,做得那么自然,事后连她都感觉诧异。后来她洗碗时,赵山走进来帮她,小声地向她道谢:“谢谢啊,我爸妈很久没这么兴奋了。”俞小凡却认真回绝了对方的谢意:“其实道谢的应该是我,这是我过得最好的一个春节。”

从喜爱你的家人开始

三天光阴过得飞快。临走时,赵妈妈硬塞给俞小凡一个大红包,“见面礼。”赵妈妈强调。

她执意不要,给赵山使眼色让他帮帮忙,他却帮倒忙:“拿着吧,这是我妈的心意。”她又望了赵山两眼,确认这是真话才接了过去,并顺势倾身拥抱了赵妈妈,“谢谢你,阿姨。”她没法再骗老人家,把头和感伤一起埋进对方肩上。

回去的路上,两人的关系缓和了许多。赵山会帮她提背包了,还会主动和她交谈几句,“你加了我妈微信?她还给你点了个赞呢。”俞小凡挠头,有些无奈:“阿姨非要加。”从加微信那刻起,她就感到这事演不下去,迟早穿帮。

“节哀顺变。”他煞有介事点点头。她反应了好几秒,才意识到对方竟然是在说笑。尽管是冷笑话,却再一次颠覆了她对赵山的认知。

这个人,乍看自私、毒舌、不好相处,其实也挺好的。但最让她心动的还是赵山的父母。她甚至妄想,就算以后婚姻会平淡,有那样贴心热心的公婆,生活一定不会无趣。

俞小凡承认自己心动了一下。

降低标准以后

遵照协议,回到苏州,两人钱货两清,从此相忘于江湖。果然,自从机场分辨后,赵山再没主动联系过她一次。

俞小凡认为有点遗憾,但她脾气洒脱,随即开始筹办新的旅行。不想一个月后,赵山给她发了条信息,约周五一起吃饭。

“回去以后手机掉马桶里了,后来费了点周折才找到你的电话号码。”一见面他就特认真地解释,俞小凡听得都有点脸红。赵山没明说,但他的示好这么明显,她当然不反感进一步接触。只是想到相识的历程,莫名就有点不安。

“你不认为我们相遇的方式太古怪了,而且我们也不太领会对方,就这么开始,我怕以后……”她试探着问赵山。

“以什么样的方式相遇首要吗?能遇上就叫缘,而现在便是份了。如何相处才是抉择这份感情能走多远的关键,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他也是花了一个月光阴才确认自己是真的想追俞小凡。在遇到有感到的人之前,也许都会照着理想的模样用高标准去要求每一个相亲对象,可撇开这些,真正和一个女生相处过,才发现原来所有标准都是多余的。

你看,爱情就是这样,有假的开始,也可以有真的结果。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