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有种亲人叫前夫前妻

唐艳和李松新婚才一年就闹得不可开交,愤然离家出走,住到了娘家。不能怪她小气,换任何一个女人都想不通。这一年来,李松的前妻时不时上门打扰,现在还公然住进了唐艳和李松的新家,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前妻的痕迹

唐艳和李松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李松离婚有两年了,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五岁的儿子,既忙工作,又忙家庭,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

从朋友口中,唐艳领会到李松和他的前妻是大学同学,感情一向深厚,隔阂是李松下海经商后产生的。李松给别人打了几年工,和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创业初期,公司的业务举步维艰,李松成了工作狂,渐渐地顾不上家,顾不上老婆和孩子。

公司步入正轨,前妻向李松提出离婚,理由是她喜爱上了另一个男人,李松不信任两个人那么多年的感情经不起这点考验,赌咒只要她回头,他愿意原谅她,和她一起好好过日子。熟料前妻义无反顾地抛夫弃子,和另一个男人组建了家庭。

唐艳有些心疼这个男人,接下来,两人相处得很愉快,唐艳喜爱李松的持重、儒雅,李松喜爱她的青春、活泼。

交往不到半年,两人就结婚了。婚后,唐艳无意中发现家里有一间客房,专门盛放李松前妻的衣物、梳妆台。她和李松商量过无数次,把客房里的东西处理掉,如果他的前妻需要就拿走,如果不要就当废品卖掉。李松说:“当初买那些东西的时候价格都很昂贵,以后或许还能派上用处。”唐艳问他:“那些衣服也能派上用处吗?”李松默然了一会儿,答道:“留着为的是让儿子有个念想。”

说起儿子,唐艳更是一肚子怨气。她和李松从恋爱到结婚,儿子还没叫过她一声妈,无论她对儿子多么好,给他买玩具,陪他去公园,儿子都不买账。按说五岁的孩子应该是很容易收买的,可是儿子依然想念亲妈,排斥她这个后妈。

一次,儿子问唐艳:“阿姨,你什么时候走?我妈妈快回来了。”唐艳一下子被问愣了,直觉就是李松挑唆儿子这么说的。李松认为她无理取闹,一个不谐世事的孩子口无遮拦,为什么和他斤斤计较?被她逼急了,李松才坦陈,压根没和儿子说他们夫妻离婚的事,他奉告儿子,妈妈出差了,只要你听话,妈妈很快就会回来。

唐艳对李松愈发不满,这明摆着不承认她的身份,不承认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凭心而论,唐艳对李松、对儿子,对李松的前妻都做到了仁至义尽。

前妻来做客

李松对前妻没有丝毫的抱怨,相反还经常把离婚的原因往自己身上揽,这让唐艳认为这个男人大度宽厚,对前妻都如此情深意重,对她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然而,唐艳万万没有想到,李松的前妻出现一次,她和李松的感情就危机一次。新婚不久,李松说前妻周日晚上来家里做客。周日上午,唐艳到超市里大宗采购,还专门买了一本菜谱,有模有样地学着做了几道热菜,调了几个凉菜,顺便买了一些熟食,张罗了满满一桌子。

晚上,李松的前妻来赴宴,李松像迎接老佛爷似地跑上前去帮前妻拎包,挂大衣,儿子也给妈妈拿拖鞋。当着李松和儿子的面,唐艳不好发作,热心地招呼她坐下。那女人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开始挑三拣四:“李松,你和儿子怎么吃这些凉菜和熟食,外面买的这些东西多不卫生。”唐艳强压住心头的怒火,不动声色,那女人持续对她烧的菜品头论足:“这茄子烧得有点老,这鱼都煎糊了。”唐艳拉下脸,恨不能把一桌子的菜掀翻。李松在一旁打圆场:“艳艳都忙活一天了。”那女人见状,瞥了她一眼,终于说了一句人话:“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前妻不挑刺了,儿子那边又出幺蛾子了。唐艳和李松并排坐在一起,他非要妈妈坐到李松旁边的位置:“阿姨,那是我妈妈的位置。”李松立刻将探听的目光投向唐艳,这一大一小两双眼睛满含期待望着她,她还能怎么办呢,只好起身满足孩子的心愿。儿子欢呼雀跃,李松也满脸喜色,唐艳看在眼里,却是无比讥诮,仿佛人家一家三口才是甜蜜幸福的一家人,自己是一个外人。

李松的前妻喜爱指手画脚,到了唐艳家,就好像到了自己家,指使唐艳做这做那,一会儿让她洗水果,一会儿让她取点心。唐艳年龄小阅历浅,不代表没有性格没有脾气,她怎么甘心做一个全天候的保姆?

前夫前妻的情分

李松的前妻和第二任老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又一次选择潦攀离婚。李松提出把前妻接到家里来住一段光阴,让儿子多陪陪她。唐艳本意是不同意的,当着儿子的面又不好反对,就默许了。回到卧室,她就向李松提出了质疑:“非要把她接到家里来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李松置若盲闻,思绪不知道飘到何处去了,唐艳的心扎针般地痛,恍然认为自己在这个家里,在这个男人的心里无足轻重,李松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心里还想着和前妻复婚?

唐艳收拾行李,愤然离家出走,前任和现任共处一个屋檐下,亏他想得出这种馊主见。李松对前妻如此珍爱,如此关切,还和她唐艳做哪门子夫妻,这件事不掰扯清楚,她和李松也没法走下去了。

几次接她未果,李松问唐艳到底想要他怎么做?唐艳冷笑:“我们离婚,你们复婚!”李松怒道:“难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的为人吗?难道我在你眼里是一个玩弄感情的人吗?”

那次之后,唐艳和李松再也没有通过电话。忽然有一天,李松的前妻打电话约唐艳到咖啡厅坐坐,言语间低声下气,没有了往昔的趾高气扬。唐艳心里犹豫了片刻,不管怎么说,现在她和李松在法律上还是夫妻,她没有理由不赴约。

咖啡厅里,李松也在,他的前妻郑重其事地向唐艳道歉:“小唐,我没想到给你造成潦攀困扰,破坏了你和李松之间的感情。”唐艳嗤之以鼻:“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恭喜你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李松插话:“艳艳,你真的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和她是同学,是朋友,谁说做不成夫妻就不能做朋友?”

李松的前妻接着说:“小唐,我是不会回头的,即便我的第二次婚姻失败了,我和李松也不会再次走到一起,请你信任我,也请信任你自己的眼光。我是暂时住在你们家,既然你不欢迎我,我会尽快地搬出去,还你们夫妻一个恬静的生活。”“不,要搬也是我们搬出去。”这时,李松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艳艳,你知道吗?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她的,我们离婚的时候说好的,儿子和公司归我,房子归她。”

唐艳手上的咖啡差点洒在身上,站起身感动地说:“什么?房子不是你的?我怎么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妻子?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李松焦急地安抚她:“没有了,没有了,,当时离婚的时候,她已经计划结婚,用不着这套房子,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成长,我和你结婚的时候,她主动提出让我们住这套房子,她不用付儿子的抚养费,我们也不用给她付房租。艳艳,最近这一年公司的确是太忙了,我保证只要空下来,我就去买新房子。”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