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谁动了你的爱情

1

2014年,我在兴阳中学当老师的时候,曾和一对情侣共事。

男孩叫王强,很爱说话。走廊遇见总会打招呼:“这节没课啊?”或是“刚上完课啊?”一举一动,说话的细节都透出受过良好的家教。

女孩叫马微,弱弱小小的,总让人担心她是不是随时都会晕倒。脾气和王强恰恰相反,浑身散发着林妹妹的不合群,遇见了,淡淡点下头,算作招呼。熟识她的脾气之后,大家也就不挑她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马微的身世很不幸。在她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她妈妈的闺蜜来了一个电话,说心情不好,让马微妈妈过去陪她一会。那个晚上,马微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哭着喊着不让妈妈走,妈妈哄着她说,妈妈一会就回来,回来给你买巧克力。好说歹说,马微才放开抱紧妈妈的手。

这也是如今的马微最后悔的一件事,如果那晚她坚持一下,可能妈妈就不会出现意外。结果,就在那晚,妈妈在去往朋友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在葬礼上,马微对着妈妈的闺蜜又踢又打。那个闺蜜为了弥补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逝世的愧疚,嫁给了马微的父亲,成了马微的继母。有了那层根深蒂固的恨,马微和继母相处得很不好。

上学之后马微就一直住在寄宿学校,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更是彻底断了和继母的联系。和父亲也是读书时要生活费的时候才会联系。她有时会用冷漠的语气跟我说:“亲情不过是银行卡上冷冰冰的数字。”

2

从王强口中我知道了他们相识的历程。王强跟我说:“男人女人的爱,首先得是怜惜。”

第一次见马微,是在大学的元旦晚会上,七个女生的舞蹈,跳到一半的时候马微晕倒了。舞台上一阵杂乱。身为主持人的王强当机立断地背起马微冲进了校医务室。所幸没有大碍,马微只是贫血性休克,吃了点药就醒过来了。英豪救美后,他们成了情侣。

很多人对王强选择马微很费解,要知道王强是吉大知名的男神,而马微轻轻一倒便俘获男神的心,不知在吉大校园里拉了多少少女的憎恨。

如今,王强僻静地对我说:“当时看见马微苍白的脸,心中就一个念头,这个女孩这么弱小,我一定要一辈子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危害。”

王强喜爱马微到什么程度呢,马微有一头长如瀑布的头发,每天凌晨都是王强给马微编发。之后,我一直记得一个镜头,阳光透过窗棂,散在马微的身上,王强灵动修长的手指在马微的头上高低翻飞,那眼神笃定,和顺。

在王强爱的滋润下,马微的话比以前多了一些,但无论怎么样,有些东西刻在骨子里,无论你怎么装饰,底色都是苍白的。她对什么都很悲观。

她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王强没课的时候,窜到她的办公室来。这一来,马微就放晴天。马微心眼小,只要有别的未婚女老师和王强说话,马微这一天都是阴的。乌云一直笼罩到回宿舍,还能听到王强的赔礼道歉,一再保证不和别的女老师说过多的话。

周而复始,学校里未婚的女老师都开始疏远这一对,于是,他们和老师的关系变得很为难,大家都不看好这一对。

3

秋季开学,学校又新分来一个师范校的小姑娘,姑娘叫常朵,长得也跟朵花似的,圆圆的脸上布满了胶原蛋白。嘴也甜,乖乖姐姐叔叔姨地叫着。大家都没什么,叫到王强的时候,我明显看到马微的脸变了一下。

常朵教语文,课堂气氛那叫一活跃,她把课文编成情景剧,又唱又跳的,孩子们轻松地就把一节课的内容掌握了。校长欣然批语:人美如花,课贯长虹。

自此,常朵在学校一时风头无两。常朵不但课讲得好,现在小姑娘身上那种矫情的弊病人家愣是没有。学校大扫除,常朵放下笤帚就拎筐。小圆脸在大中午阳光暴晒下变得通红,常朵没一句抱怨和怨怼。大家都喜爱她。

最初,马微也挺喜爱她的,说:“这姑娘就是一个小太阳,多阴霾的人在她身边都会融化。”慢慢地,马微不喜爱常朵了,原因当然是王强。

因为一次在食堂吃饭,常朵不喜爱吃肉,就把食堂大师傅挑给自己碗里的肉随手夹给了邻座的王强。第一次王强没有回绝,第二次王强瞅着对面的马微,脸上就有了为难,夹出去不是,留在碗里也不是。

马微的态度倒是很明朗,直接把筷子摔在了饭桌上,夺门而去。就一块肉,让大家从为难的气息中闻到了常朵的心思。

小小的寝室里,马微把床上的东西扔了一地。任凭王强把门敲破了,马微也不開门。听着王强在走廊来回踱步焦躁的脚步声,常朵跑过来解释了。这种小心思真是越描越黑,解释的人一副不谙世事的表情,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我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自己不喜爱吃肉,王哥是男人,应该喜爱吃肉,没想到让马姐误会了。”

被解释的人就认定了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那么多男老师,你为什么单单把肉夹给王强,夹一次还不过瘾,还要夹两次,你这不明摆着是冲人去的嘛。在大家的两边疏导下,这个解释最后以表面的握手言和收场。

在一个单位,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业务上的交集是在所难免的,,她们表面上倒也相安无事。一个月后,王强升为教育主任,教育主任有一项工作就是要反省业务笔记,或许是对马微曾经的横生枝节心存歉疚,王强就给了常朵业务笔记最高分。

按理说,常朵的业务笔记最高分辨人也没什么意见,终究小姑娘的业务水平在那放着呢。但是,在马微那里,这个业务笔记说道大了,学校里优秀的老师多了去了,拎出一个老教师都比常朵有资格,凭什么你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的业务笔记最高分啊。你王强心里要是对常朵没那意思,谁都不信。

这一次,马微跟王强闹得更凶。最后,王强怎么保证的我们不清楚,但马微和王强的爱情开始岌岌可危。

4

几乎总能听见他们争吵,话题最后的焦点都会回到常朵身上。炒盘菜也能扯到常朵。马微会尖刻地说:“这没事就做素菜,对了,那个常姑娘不喜爱吃肉哈。”买件衣服也能扯到常朵。马微会声嘶力竭地喊:“你给我买的都是休闲款的,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变的呢?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常姑娘一年四季都穿休闲款,你这是照着她的口味给我选的啊。”马微作得越来越变本加厉,最后,常朵调离了这个学校。

爱情来的时候我们没看到,爱情走的时候我们一览无余。常朵走了之后,每个清晨,再也看不到王强给马微编各种发辫。透过窗户看到的都是马微对着镜子孤单落寞的眼神。

王强跟我说:“爱情这个东西保鲜期很短的,光阴会让那层保鲜膜慢慢发黄、发脆,最后破裂。一辈子,可能就是你遇到下一位姑娘的光阴。”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和常朵在一起了?”

他摇摇头说:“我们的问题不在常朵那里。将来我们的生活中还会出现李朵,张朵,我累了。

我知道王强和马微的爱情走到尽头了。

5

王强调离学校那天,马微出人意料没有哭。走时王强嘱咐我说:“你劝着点她,看她再想不开。他说得很疲倦,也特解脱。”

那天晚上,我陪了马微一宿,她先是拎着瓶啤酒跑阳台大声唱歌,声音大得和那个平日弱不禁风的马微判若两人。后来,她喊累了。她挪回宿舍,躺在床上喃喃跟我说:“一辈子有多长,就是一段感情的开始和收场。”

我很想奉告她,很多爱的失去,都是因为我们把爱捆得太逝世了。如果把爱比作一个婴儿,你用绳索捆住它的四肢,随着它慢慢长大,它会用尽一切气力摆脱。爱不是囚,而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携手成长。

望望马微苍白的脸,我把这些话咽回去了。

很多时候,爱不在了,不是那个人变了,而是我们爱的方式不对。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