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都会有故事,每秒都会有回忆...
一个人摆脱地狱的折磨,在经过炼狱后,历尽艰险去寻找天堂,最后终于找到了。当他欣喜若狂地站在天堂门口欢呼“我来到了天堂”时,看守天堂之门的天使诧然问他:“这里就是天堂?”欢呼者顿时傻了:“你难道不知道这儿是天堂?” 天使茫
当恐怖分子的飞机撞向世贸大楼时,银行家爱德华被困在南楼的五十六层。到处是熊熊的大火和门窗的爆裂声,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已没有生还的可能,在这生死关头,他掏出了手机。 爱德华迅速按下第一个电话。刚举起手机,楼顶忽然坍塌,一块
他是个哑巴,虽然能听懂别人的话,却说不出自己的感受。 她是他的邻居,一个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女孩,她一直喊他哥哥。 他真像个哥哥,带她上学,伴她玩耍,听她唧唧喳喳讲话。他只能用手势和她交谈,可她能读懂他的每一个眼神。从哥哥注
她叫约翰娜,这个世界上知道她的人少之又少。1889年晚春,她嫁给了个画商提奥。 正是这时候,她丈夫提奥的哥哥凡高住进了圣雷米的精神病院。 一年后,她才初次见到凡高,见到这位为艺术献身而发疯的画家。凡高在她家小住了几天,就离开
迈克躺在婴儿床里不住地哭,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药味。 爸爸妈妈告诉朱莉亚,迈克病得很重。她并不清楚迈克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只知道弟弟不太高兴。他老是哭,现在也是。朱莉亚轻轻抚摸着弟弟的小脸,细声细语地说:“迈克,别哭了。”迈克
死囚站在铁门里,隔着铁栅栏看着外面的世界。 看管过来问死闪:“临刑还有两天了,你还有什么最后的要求吗?” 死囚说:“能不能给我些报纸看?” 死闪最早就是看报纸发家的,那也是一次很偶然的机缘。一次他走累了,坐在马路边上,随手
这是一则日本童话。 从前,有一位国王,性格冷酷。他国度里所有的地方都被埋在厚厚的白雪之下,从来就没有花的芳香和草的翠绿。他十分渴望春天来到他的国家,但是春天从来都不肯光临。 这时,一位流浪已久的少女,来到了皇宫的门前。她
老舍先生自杀身亡前几小时曾问过夫人:“家里有多少钱?” 他平时在家里从不管钱,对钱财心中完全无数。 他接着问:“够孩子们养家糊口吗?” 当时,除了小女儿还在北大技术物理系念书之外,三个大孩子都已工作多年了,经济独立,从来没
男人究竟想从女人那里得到什么?不要相信婚姻杂志上那些编造的鬼话,比如“爱是付出,不求索
那年安德烈24岁,家世优越,又是金融界冉冉升起的年轻俊才,身边不乏如花女子的青睐和追求。而他的心思并不在恋爱上,因为有更广阔的事业平台,业余时间则喜欢和哥儿们狂飙豪车。 车祸突如其来,安德烈飙车时与一辆货车相撞,夹带撞伤一
静艾简直不敢相信,这些不起眼的小小游戏和亲昵举动,却打破了她和丈夫之间的僵持和沉闷,也许丈夫的冷淡不是故意的,却因没有沟通被静艾紧张地放大了。 去年,与丈夫携手度过七年之痒,以为第八个年头会进入第二轮情感高峰期的静艾却陷
这么晚了,他还没回来,若是在以前,我肯定早就打他的手机,要他快点“归巢”了。记得那是三年前,他还没有混到如今的地步,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腰间仅有一台寻呼机。那时候,为了拼出一个好的前程,他忙得经常顾不上回家,而我,每
儿子刚刚大学毕业,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我终于可以不用那么操劳,停下来歇歇了。这时我才忽然发现,刺目的白发夹杂在黑发中,如黑夜里闪烁的星星,十分醒目地提醒着我:你老了!同一屋檐下的他,自然也逃不过岁月之刀的雕刻。掐指一算,
女孩在新加坡念书的那几年,她在上海的爸爸常常炖好她最爱吃的腌笃鲜,放在一个小锅里,裹得严严实实,交给一位空姐朋友从上海顺便带到新加坡。几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樟宜机场,这个馋嘴的女孩从空姐手上接过那一小锅爸爸做的腌笃鲜,
清明节前,我和阿文回他的老家为公公扫墓,我是第一次和阿文回去。我买了许多东西给婆婆,还有他的侄子外甥。阿文说,湖州不是乡下,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的。他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一定美得偷着乐,因为他并没有制止我。其实,我蛮喜
隔壁新搬来一家人,带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真没见过那么难看的孩子,塌鼻子小眼睛不说,歪斜的嘴角永远搭拉着往下淌的口水。有时在电梯里遇见了,礼貌地打声招呼,真的不愿多看一眼。只有小孩的妈妈,从来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一
蔡先生可能是“大姨夫”来了。他给我打电话问他的运动衣在哪,我说了位置,他找不到,又打电话来抱怨,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 当时我同闺密刚看完电影,本想一起聚餐,接到蔡先生的电话后,我不得不赶回家去。临走前,闺密笑我是“老公迷
一旦爱池满了,你必须开始加注另外一个爱池。如果你不经常转换关注点,确保所有的爱都得到满足,你就会产生烦恼。 乔治和罗丝结婚八年了,尽管他们运用过很多沟通方法,仍然遇到了障碍。乔治积极地尝试了很多东西,但在妻子罗丝眼里他总
在职场中,无论男女都力争上游,不甘人后。其实,婚姻也是一样,地位斗争,是每桩婚姻的必经阶段。那么,我们该如何正确处理夫妻间的地位问题,最终顺利牵手到达幸福的彼岸? 这个家里谁做主 李钟和刘娅结婚一年后,儿子小跃出生。小跃
爱情的考验 在最好的年纪遇到最美的爱情,这是人生莫大的幸福。吴大猷和阮冠世的遇见,就是如此幸运。 1929年的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他们携手来到北京天坛公园。走到回音壁前,阮冠世让吴大猷把耳朵贴在回音壁的一侧,自己则跑到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95018982